恭喜生活喜提我狗命

退学博主。
谢谢关注虽然我死了。

这张就这样了,不画了,开摆

图是补档群的码,不放一个太阳以下的小号,不放资料卡主页有对家图相关的,没什么人,可以随便聊,文走群文件,有很多黑历史

雷安Я/猫猫狗狗

如题,猫狗文学,年上师生养父子,简而言之就是联通啦,双向暗恋,很短,2k

@劫炎。 主页id跳8

那么笔交给@🍘森川星野🍘被制裁了 @焗呀焗呀盐 

雷安/

一些很短的文。三段。

1皇骑2审讯强制3隐藏ds

都是第一人称不过视角不一样。

@劫炎。 再跳睡觉博主的7

雷安/最无聊的故事(完结)

一个有关“爱”的故事。


人造人武器雷狮x研究员安迷修

前篇见合集。


4

——

我们逃吧。安迷修说。

逃,逃去哪?他们真的逃得掉吗?可是已经没有时间了。

雷狮只能沉默,迟疑了一下,手环上安迷修的腰再顺顺背拍拍。安迷修太累了,他并没有计较雷狮难得的回避问题,大概是太多悲伤让他喘不过气,安迷修很快又睡了过去。雷狮盯着安迷修近在咫尺的脸,凑上去唇瓣相贴,轻轻蹭了蹭又退开。

只是轻轻吻了一下,蜻蜓点水一般。可是却是他们第一次如此近距离。

夜深了,安迷修睡得很沉,大概是在雷狮的怀里,雷狮耳畔是安迷修均匀的呼吸声。

浑浑噩噩地睡了一天,再次醒来已经是第二天傍晚,安迷修睁开眼睛,雷狮还抱着他没动,像是感应到安迷修醒了一样,闭目养神的雷狮也睁眼盯着安迷修,两个人沉默半晌最后还是雷狮打破了沉默。

“醒了?去换个衣服吧,待会儿带你去个地方。”

安迷修本不想去,因为没有心情出门。但是雷狮头一次那么倔地拉着他往外走,他在心里叹了口气,还是由着雷狮拉着他,不自觉地握紧了雷狮的手。

雷狮的手还是很冰,大概因为人造人的缘故,他的体温一直都很低,安迷修恍惚间想起第一次雷狮吐血倒在地上的场景,那个时候他也握住了雷狮的手,雷狮的手也是一片冰凉。

不知道雷狮要带他去哪,安迷修被拉到了偏僻的海边。A市临海,安迷修经常和雷狮一起带着大黄到这边来玩,大黄虽然不喜欢洗澡,但是很喜欢海边,每次都会蹭一身沙再湿漉漉地跟着两人回家。

勾起了难过的回忆,安迷修怔愣,他又再次想起了大黄,一时间眼睛有些酸涩。他望着海,海平面很平静,海浪一层层冲到沙滩,再消失,太阳已经完全落了下去,只剩一点余光点亮了海的边界线。

“雷狮...这段时间发生了好多事,我不知道怎么和你说。我的心好乱。”

“不知道怎么说就不用说,不用在意,会过去的。”

“这话从你嘴里说出来还是好奇怪......不过还是谢谢了。”

雷狮没看安迷修,只是背对着他眺望远方。他很喜欢来这里,不只是因为这里承载了他和安迷修还有大黄的回忆,还因为每次来到海边,雷狮都会平静下来。

“安迷修。”

“嗯?”

“我希望你可以尽快走出来。你不是也教过我,说生老病死很正常吗。我总有一天也会离开你的,所以到时候可别哭的太难看。”

“为什么突然说这个?就像离别一样。......我不会哭的,从小到大印象里就没哭过,这点你可以放心。”

“是吗,好啊,那就说好了,不然你哭了我可是会嘲笑你的。”

两个人站在海边,海浪推上来又潜下去,打湿了鞋底。但是他们都默契地没有提自己的心事。

 

——

雷狮晕倒流血的次数越来越多了,实验室那边似乎察觉到了安迷修的小动作,加上已经研究出完成品,于是索性断了药的补给。安迷修一筹莫展,但是也只有靠着家里的药勉强支撑给雷狮续命。

安迷修本不想让雷狮知道的,因为家里还有点库存,但是他心知这种事瞒不过雷狮,也只有走一步看一步。

下班回家后安迷修去楼下的面包店买了新鲜出炉的面包,用一纸袋装好带回了家,他想和雷狮好好谈谈今后,可是到了家却没看见雷狮。玄关处贴了一张小纸条,安迷修认得那是雷狮的字迹。

 

“我想时间不多了,安迷修。不用担心我,也不要来找我,”

面包掉在了地上,安迷修似乎意识到了什么,他给雷狮打电话,电话那头却无人接听。

 

——

你也要离开我了吗,雷狮。

 

雷狮吐了口血沫,掏枪瞄准冲上来的实验体,枪声响起,血花爆了出来,飞溅在墙壁上,看着好刺眼。

不得不说杀这种和自己长一模一样的脸的人还真是奇怪,不过他们不能算人。雷狮想。那些实验体和他的攻击方式都是相同的,处理起来十分麻烦。本来应该打个平手,大概是最后一次赌博了,雷狮的爆发让他一连解决了好几个。

他也很意外实验室已经开始批发克隆了,也知道那些完成品受了重伤也不会死,很快就能站起来重新战斗,他必须抓紧时间。

雷狮的状况好不到哪里去,一只眼睛已经睁不开了,身上全是血污,不知道是他自己的还是那些实验体的,肩部中了一枪,腹部被刀豁开了一个大口子,还在源源不断地出血。

但是他不可以在这里倒下,起码要帮安迷修最后一次。

安迷修说和他一起逃,可是他们能逃到哪里去?失去了药他必死无疑,雷狮也知道实验室已经中断了药的补给,他的时间已经不多了。雷狮是抱着同归于尽的想法去放手一干,反正横竖都是死,不如帮安迷修一把,炸毁实验室和实验体将这份技术带进地里,从此再也没有人知道并试图触碰。

实验体除非命中要害或者肉体被毁,否则是不死的。雷狮重创了部分实验体,但是也只能争取一点时间,他必须加快脚步前往核心。

 

我也要离开你了,安迷修。

 

安迷修一路狂奔向实验室的位置,一边跑一边给雷狮不停地打电话。他的四肢已经跑到酸软,可是却没有停止脚步。

绝对不能倒下去,起码......要让他知道自己的心意啊,安迷修。

“雷狮?你是不是在实验室,先别动,我来找你。”

电话接通了,雷狮已经清理了一路上阻拦他的人和实验体。他拖着伤痕累累的身体移到电脑前,开始准备删除文件。

“来不及了,我待会儿就会引爆这里,你最好别来,不是说了别来找我吗。”

“为什么要做这种事......明明已经很不容易走到这一步了。”

电话里传来枪响,和雷狮骂人的声音。

“时间不多了,安迷修。我想你也知道,我们也只有这一条路可以走,你帮了我那么多,现在换我帮你一把了吧。”

“不要,雷狮......快停下。”

“最后谢谢你吧,你教会了我很多,我能拥有感情变得完整也是因为你,和你在一起我很开心,也只有你真正的把我当个人看。我不后悔做的这一切。”

“别说了,雷狮,你别动,我快到了,再等等我。”

电话那头的雷狮叹了口气。

我很喜欢你,是指爱情的那种喜欢。相信你以后能幸福下去的,你也答应我你不会哭,所以忘掉我吧,安迷修。”

安迷修快到实验室了,远远地看见了一点,他听见身后传来了警笛声。

“雷狮?等等,雷狮,喂?”

嘟,嘟。电话被挂了。

远处一阵爆炸声响,安迷修已经靠近了实验室。实验室在瞬间被炸毁,烟气呛得他直咳嗽,等反应过来的时候安迷修面前已经是一片废墟。

 

所有的技术,所有的爱与恨,所有的一切都在瞬间化为灰烬消散。

安迷修跪了下去,他死死地将手机捂在胸口,泪水一颗颗滴在地上。

 

安迷修终于嚎啕大哭。

他还没来得及说出口的那句“我也爱你”也沉淀在废墟下,再也没有人知道。

 

——

尾声

人造人的实验项目终于被新闻曝光,该得到制裁的都得到了制裁,这项技术最终被抹除,一切资料都被销毁。人们都只记得几年前那场爆炸,这个项目也被列为禁忌,无人敢去深问。

2029年,编号0410实验体雷狮最后引爆实验室,带着所有资料和其他实验体一起被压在地下。

没有人记得他,除了安迷修。

这一年,安迷修失去了很多。

 

——

安迷修还在原来的屋子里住着,这个房子有太多他和雷狮一起生活过的痕迹,他发现自己有太多遗憾,到最后和雷狮连一张像样的合影也没有,就像他那句没来得及说出口的我也爱你。

 

安迷修去了菲利斯的墓,去的时候买了一束花放在墓前,天下着小雨。

“师父,去年发生了太多事情......我没和您说吧,我遇到了一个很好的人,虽然他和大黄一样离开我了,虽然我到最后也没能让他知道我的心意。”

“刚开始还是会埋怨他,恨他的一意孤行,但是现在想来也没有什么必要去恨了,这也许是我们最好的结局了。”

“人造人技术不会再出现了,您的遗愿也实现了。”

“他说我会幸福下去的,我也希望如此吧。”安迷修笑了笑,“改天再来看您,我待会儿还要去大黄那里。”

——

 

属于雷狮和安迷修的夏天结束了。

 


——END


这篇算是写完了,只有1w3,有出本打算,可能就是个骑马钉小料,不会太贵,也就10r上下。需求的可以走评论群,第一次尝试纯清水的剧情向,还是连载,希望大家多多包涵TT因为真的写的不怎么样。要是喜欢可以留个评论和我交流一下剧情,我会很开心的。




雷安/最无聊的故事(3)

一个有关“爱”的故事。


人造人武器雷狮x研究员安迷修

前篇见合集,下章完结。


3

自那件事之后雷狮便识趣的没有再提,安迷修知道雷狮本来的目的,但是因为对方目前没有表现出对他不利的举动,索性还是和以前一样相处,不过两个人都十分默契地对那件事保持沉默。

安安分分在家养伤的雷狮大部分时间都在打游戏,很快游戏库的游戏都被玩了一遍,有趣的又很快通了关,无所事事的雷狮开始出门晃悠,要么就是在家睡大觉。安迷修忙,白天都在上班,到一定时间就去实验室给雷狮拿药。

大黄越来越粘人,只要雷狮安迷修两个人都不在家它就会开始拆家咬东西,把家里弄得一团糟。雷狮总是比安迷修先回家,每次看到一屋狼藉都会拎着狗狠狠教训,偶尔安迷修在家便会拦着雷狮,然后好声好气地教育大黄一番,说以后不可以这样做了。

“有这个必要吗安迷修,它只是一条狗,听不懂人话。”

“我一直都相信动物有灵性,你也别老说它听不懂。其实狗狗都知道,你看我每次说他他都会老实一段时间。”

“......”

“哈哈,可能养宠物的多多少少都是这样。”

一个凶一个好好先生,时间久了大黄自然更粘安迷修,有时候雷狮欺负安迷修的时候大黄也会过来帮忙,但都是凶雷狮优先。两人一狗打打闹闹,感情日渐加深,本毫无生气的小屋子逐渐有了活力,安迷修有时候会想,要是雷狮是个普通人就好了,他们可以相爱,可以一起过日子,互相给予对方依靠,让寂寞的日子不再孤单,他也不再是一个人。

 

安迷修给自己筑造了一个壳,自从师父去世后再也没有人走进过他的心,对谁都是一副笑脸,可是没有人能真正靠近他,凯莉曾经评价安迷修,是一种太残酷的温柔。

没想到雷狮的出现似乎打破了这一切,他就毫不顾忌地敲开了安迷修那层壳,敲破,敲碎,然后将安迷修带出来,说我不会离开你了。

 

安迷修觉得事情不受控制了,他似乎真的喜欢上了雷狮。

 

——

随着工作进度的加快和实验室项目的开始,安迷修逐渐知道了更多有关人造人技术的内幕,心中的不安也越来越深。

本来是不想参与项目试验的,安迷修想推辞,但是上面说这次实验很重要,所有人员都不可以缺席。

他被人流挤到一个小房间,房间的一面是一层单面玻璃。从安迷修的视线能清晰地看见对面房间的一切,但是对面房间却看不到这边。

安迷修从同事的三言两语里得知这次实验是要对RAY实验体的躯体能力进行评估,因为是要投入武器使用的,所以在尽可能最大化让造出来的身体没那么脆弱。

安迷修的眉头紧锁,不知道上面那些人要干什么,他想离开,可是房间里的人太多,他一时也找不到借口逃走。

他看见RAY实验体被运了过来,安迷修大脑宕机,看着房间内和雷狮一模一样的脸,猜到了什么。

那张脸和雷狮如出一辙,太相同却又不同,安迷修很清楚,此时此刻他面前的雷狮不是真正的雷狮,只是一个人形武器,没有感情。

这就是那些人想尽办法都想造出来的武器吗?雷狮也是那种人?不,雷狮不是,雷狮有人类的感情,能从他的眼里看到愤怒,悲伤和喜悦,只有人类才做得到。安迷修有些混乱,他看着房间里的实验体从束缚架上走下来,然后墙壁内陷变成了一把枪。

耳边响起了开枪的声音,安迷修只觉得刺耳,然后他看见大片的鲜血飞溅在墙上。

实验体倒了下去,大概是对着腹部开枪,从腹部源源不断的流血。安迷修眼里却只有那刺目的鲜血,还有雷狮的脸。

时间好像静止了。安迷修被如此冲击一时呆站在原地,周围人的叽叽喳喳他都听不见。

他们不会痛吗?为什么要这么做?这种技术发展出来真的好吗?

他们是武器,为什么又会流人类的血。

 

时间继续走,不知道过了多久,工作人员们都在屏息等着那一刻,终于,实验体的手动了动,然后慢慢从地上爬起来,RAY的腹部还有个洞,甚至还在渗血,但是他好像感觉不到疼痛又没事一样,站了起来。

安迷修周围的人都沸腾了,每个人脸上都出现了讽刺让安迷修想呕吐的喜悦表情。

 

他们创造出了真正的武器,即使受了重伤,不命中要害,也可以自我康复的真正人形武器。

 

安迷修冷静不下来,他逃走了。

 

——

到家后的安迷修心不在焉,做饭的时候甚至把糖看成了盐。雷狮察觉出安迷修的不对劲,吃饭的时候伸手去弹安迷修的额头。

“怎么了?有什么事。”

“......没事。”

安迷修摇头没说什么,只是低头专心扒饭,吃完后就把自己关进书房不知道在捣鼓什么。雷狮一边看电视一边不时看一眼书房,表情复杂且欲言又止。

 

安迷修在书房翻出了他师父留下的文件,疯了一样的找着所谓的有关人造人的笔记,他印象里的师父收养了他,对他很好,虽然大部分时间都特别忙,但是回家有时候也会给他带好吃的面包。

随着年龄增长安迷修发现自己对师父的印象似乎也淡了许多,脑海里已经记不清那张熟悉的面孔了。

他终于翻出了老人还在世时写的日记。

 

——

菲利斯年轻的时候有很远大的志向,各科成绩也很优秀,直到参与了造人项目,没想到上级想批发克隆投入当成武器使用,甚至用于战争。

无法接受的菲利斯便潜藏在实验里打算偷偷毁掉试验品和所有机密文件。

 

日记里写着,菲利斯本人并不觉得这种技术是正确的,他认为这种技术不该被知道,不该发展,不然会在世界引起骚动,后果不堪设想。一个是人造人这个技术本身就有违人道,一个是因为想制造没有感情的人形机器几乎不可能,一旦感情出了问题,那后果也是无法预估的。于是他打算偷偷销毁,没想到小动作被上层发现,上层便打算杀人灭口。

那个时候菲利斯收养了安迷修有一段时间,一方面不舍得安迷修一个人继续,一方面又无法接受技术的存在。于是最后的日记写道,如果有一天他不见了,那就是被灭口了,希望安迷修原谅他所做的这一切。

 

“原谅我吧,小安。”

 

这一切都是为了不牵累于安迷修。

 

知道了真相,安迷修却没有如释重负的感觉,他心里的不安越来越重,窗外还在下雨,似乎要发生什么。

 

——

 

大黄不见了。

下班回家后的安迷修没有看见向他扑过来乱蹭的大黄,要是放在以前安迷修掏钥匙的时候大黄就能早早感应到然后蹲在门口了。

家里没有人,也没有大黄。

尽管不安,但是安迷修还在安慰自己估计是雷狮出门遛狗了。半小时后门被打开,雷狮一个人淋着雨站在门口,两手空空,他低着头,安迷修看不见雷狮的表情。

“大黄呢?”

“......我没找到他。”

安迷修抿着嘴站在那低头不说话,雷狮盯着安迷修,憋出了句抱歉。安迷修摇摇头。

“一起去找找吧,可能大黄就在附近。”他心中不好的预感越来越强,但是尽力去克制自己不要往坏的方面想。

雨越下越大了,安迷修没拿雨伞,淋着雨在附近找。王姨是个热心肠的,又看见了安迷修出来找,便询问发生了什么。

“不好意思王姨,您有没有看见大黄?”

“啊?没看见呢,不过我刚才看微信有人说隔壁街有条狗被撞死了,不知道现在还在不在,你去看看吧,就在前面的路口左转。”

安迷修心里咯噔一下,心里已经做好最坏的打算,可是仍然抱着一丝侥幸心理跑去。走到路口看见地上一滩血迹,估计还没被环卫清理,雨水冲刷都已经被冲散了许多,一个环卫工人正在一旁清扫,嘴里还嘟囔着什么,安迷修没听清。

 

他看见了一只狗的尸体,好多血,肠子露在外面,金色的毛发,骨头都隐约可见。

他看见狗口腔里伸出来的舌头,看见狗脖子上明显的红色项圈。安迷修记得自己也给大黄买过一样款式的,戴上去的时候大黄还很开心的亲昵蹭他手心。

 

“哟,撞那么严重,一点也不好清理,也不知道谁家的狗乱跑出来,可惜了哦。”他听见环卫嘟囔的声音。

安迷修感受到一股悲伤,他眨眨眼,雨水顺着他的刘海渗进眼睛,好酸好痛。心口好像堵住了,他张了张嘴,想大哭出声,可是却什么声音也发不出来。心口就像被一双冰冷的大手握住,安迷修如坠冰窖。

 

雷狮赶到的时候看见安迷修站在雨里,地上是已经停止呼吸说得上惨烈的一只狗的尸体,他好像和环卫工人说了什么,最后环卫摇着头走开了。

他走上前给安迷修打伞,安迷修低着头,雨水把他的身体都给打湿了,雷狮感受到安迷修的身体在微微地颤抖,不知道是悲伤还是冷。

大黄最后被埋在安迷修住的楼后的小花园里,埋了个小土堆,安迷修摘了一束小野花放在土堆上。

 

他没有说一个字。

 

两个人一路沉默地回了家,到家后安迷修衣服也没换,径直进了被窝把自己包进去,雷狮收拾好后也钻进了被窝,将安迷修剥出来紧紧抱着。

 

“雷狮。”

“我在。”

“大黄死了。”

“......嗯。”

 

雷狮不知道怎么去安慰安迷修,创造他的那些人没有教这种事,他张了张嘴,却发不出声音,只有无声地将安迷修抱得更紧。

没睡好的安迷修半梦半醒似乎看到了大黄,梦里的小狗对着他汪汪叫,然后一眨眼变成了一具惨烈的尸体。安迷修还看到雷狮也死在他面前,和大黄一样,全是血,肠子也露出来,骨头都看得见。

 

“雷狮。”

安迷修念,回抱住雷狮,脸埋进他胸口。

“我们逃吧。”

 


雷安/最无聊的故事(2)

人造人武器雷狮x研究员安迷修

一个有关“爱”的故事。

前篇见合集。


——

安迷修最后还是把小狗抱回了家,毕竟实在是于心不忍。

小狗很乖,不吵不闹,到家后也一直跟在安迷修屁股后面转,去蹭安迷修的裤腿,十分可爱。雷狮在打游戏,身为人造人的他各方面技术都是一流,几下便打败了boss,听见门口的响动看过去,却看到了安迷修后面还跟着一只狗。大概是雷狮长得太凶了点,小狗畏畏缩缩的躲在安迷修身后,雷狮看小狗这个样子便被气笑了伸手要去抓,却被安迷修一巴掌拦下了。

“你没事带只狗回来干嘛?”
“不觉得很可爱吗,实在不忍心啊,而且晚上要下暴雨,放着不管它估计会死的。”
“是吗,倒是挺有你的作风。不过你救得了一只,那其他遭遇同样状况的生物你也能挽救吗?况且它看起来很弱,早晚都是死,还不如痛快一点让他死掉。”雷狮环胸倚在门口看着安迷修蹲下身摸狗头,嗤笑了一声。

“雷狮......!为什么你要这么想,太无情了。”安迷修皱眉,雷狮的话让他觉得有些不适,不过后者似乎并不在意。
“是吗?谢谢夸奖,我确实没感情。身为武器的人造人你还想能有什么感情?”被指责的人耸肩。
“......我不想你这么说,再怎么样你也是人,不是之前和我说过吗,能拥有喜怒哀乐是一件很棒的事情,能有感情才是活生生的人,你不是想成为人吗?”

这次换雷狮沉默了。

小狗像是感觉到了两个人之间的不快,汪呜两声犹豫了一下还是凑过去蹭雷狮的裤腿,雷狮蹲下身看着小狗,皱着眉头一边嫌弃说脏死了一边伸手去揉了把狗头。

其实也没那么坏。

——

 

安迷修很开心,因为他感觉到了家的味道。本来因为雷狮的闯入就隐约有这种感觉了,但是小狗的出现更加强烈。

他给小狗取了个名字,叫大黄。虽然小狗看起来还很小,只有几个月大,但是能看出不是土狗,似乎是一只被遗弃的金毛或者拉布拉多。

雷狮和安迷修花了好大功夫才给小狗洗了澡,小狗虽然乖但是一碰水就想跑,几次趁安迷修不注意直接跳出水盆,一身湿漉漉的准备逃跑,最后又被雷狮拎着后颈提回去。

洗干净身上的污渍便看见小狗身上的黄色皮毛,安迷修说他是深思熟虑才想出这个名字的。
安迷修,你真的很不会取名字。雷狮对此评价道,可是一想到安迷修给他养的那几盆多肉取什么“凝晶”和“流焱”,似乎也就不去计较了。

 

——

一周后,雷狮用的药快吃完了,几次昏厥吐血都让安迷修心惊胆战,最后实在没有办法,只有去实验室给雷狮找药。偷偷摸摸干这些事情,安迷修显然经验不足,第一次就差点被抓到,不过好歹没有引起怀疑。

安迷修没发现自己对雷狮的感情已经变异发酵,他更多的是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不希望雷狮离开他,不过也有想过爱情的方面,但是他一直坚信自己是个直男,于是也就只是想把雷狮当很重要的家人,爱雷狮的念头转瞬即逝。

带回药后回到家,雷狮却不在家里。安迷修这才发现自己甚至连雷狮的联系方式都没有。

 

对他而言,雷狮到底是怎样的存在?

 

雷狮消失了。

刚开始安迷修以为雷狮只是出去逛逛,很快就会回来,毕竟不打招呼就出去闲逛是常有的事。可是第三天依然毫无音讯,安迷修坐不住了。

“大黄,雷狮不见了,你知道他去哪儿了吗?”

小狗长得很快,在家里熟起来之后就比较调皮,不过这次大黄也只是汪汪几声去蹭安迷修裤腿,似乎并不知道他的主人为什么难过,另一个主人又为什么离开。

安迷修喂了狗嘱咐了大黄几句,便出门找雷狮去了,虽然他不知道去哪里找,就连雷狮平时去的哪些地方他也不知道。他在街上漫无目的地走着,没有目标点。

他望着天,明明是五月的天了,天气燥热也经常有太阳,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今天确是阴天,天空灰蒙蒙的看起来像要下雨,他盯着灰色的天空觉得喘不过气。

倒春寒吗。安迷修想。

他觉得有些失落,因为自己似乎从未走近过雷狮。明明都一起住一起生活了那么长一段时间。这让安迷修觉得有些挫败。

 

“哟,小安啊,快要下雨了怎么还在外面闲逛啊,吃饭了吗,怎么愁眉苦脸的。”楼下面包店安迷修常去,店主是个很好的阿姨,偶尔安迷修来面包也会送他几款新的甜点或者蛋糕。

“啊,王姨......没事,我在找人,一会儿就回去。”

“是找和你住一块的那个帅哥吗,有几天没看见他了。”

“哈哈,对,您有看见他吗?”

“没有哦,我今天一直忙店里的事情。看你的样子他是你很重要的人吧?”

安迷修愣住了,他看了看王姨,又看了看天。

 

“嗯,是我很重要的人。”

 

王姨嘱咐安迷修早点回家,因为天气预报说最近有大雨,安迷修一边答应一边离开,远处却看见了一个熟悉的人影,似乎是雷狮。

一样的头巾,一样的衣服,是雷狮没错。安迷修跑上去挤开人群,拍了拍对方的肩膀,气喘吁吁。

“雷狮!你去哪儿了......”

想说的话一下子哽在喉咙里,面前的人回头,安迷修却呆住了。

眼前的雷狮看着他,那双紫色的眼睛里是陌生,是冷漠,好像不认识安迷修这个人一样。

不对,哪里不对。

“你是谁?”

“雷狮”开口,安迷修却后退几步,错不了啊,就连声音也一模一样,为什么眼前的雷狮给他一种奇怪的感觉。不对,不对,他认识的那个雷狮有眼罩,左眼是红色的,而眼前的这个雷狮两只眼睛都是正常的紫色。

“不好意思......我认错人了。”安迷修落荒而逃,陌生感和不安感交织让他无法冷静,雷狮之前和他提过,实验室那边已经有完成品被制造出来了,甚至上面的人还想批量进行生产,难道他刚才看到的是已经制造出来的完成品?

思绪混乱的安迷修路过小巷子的时候猝不及防被绊了一跤,一个踉跄差点倒在地上,绊住他的是一只脚,安迷修皱眉顺着那只脚看上去,却发现了什么。

一个黑发男人倒在地上,肩上还在流血,地上已经积起了一滩,男人看上去已经失去了意识,安迷修颤抖着伸手去拨开男人的刘海,熟悉的眼罩映入他眼帘。

 

是雷狮。

 

——

安迷修把重伤的雷狮带回了家,紧急为他做了应急处理处理了伤口,靠近心脏的部分有个洞,应该是开枪导致的。除此之外安迷修还在雷狮衣服里搜到了一把枪。

雷狮伤口恢复得很快,也可能是人造人的原因,第二天下午就醒了过来。安迷修正在做饭,听见房间响动连忙关火去看,看见雷狮试图从床上坐起来,却不小心拉扯了心脏部分的伤口,疼得他皱起了眉头,安迷修上前帮忙扶起雷狮。

“醒了?你这段时间去哪儿了,我找不到你。还受了那么重的伤,昨天发现才把你带回来的,不然你早就死了......我真的很担心你。”

安迷修有太多问题想问雷狮,但是看着雷狮的样子却又把问题吞了下去,只是坐在床边看着他。

“......安迷修。”

“我在。”

“你爱我吗?”

......?

安迷修没想到雷狮重伤苏醒后第一个问题是这个,完全是他的意料之外,可是雷狮看上去也不是开玩笑的样子,安迷修眨眨眼。

他爱雷狮吗?安迷修没说话,只是坐在那里。

“我当然爱你了,你是我很重要的家人。”

“是吗?”

“当然。”

床上的雷狮低着头思考片刻,又抬头盯着安迷修,试图从安迷修脸上找出什么其他的表情。

“可是我不想要这种爱。爱是什么,你们人类好奇怪,爱情明明是会让人痛苦的东西,不止爱情,拥有感情会很痛苦的,为什么还会去产生爱和恨。我不理解现在的我是什么样了,会不甘心,会挣扎,也会开心,会痛苦。被创造出来的我是不应该有这些感情的。”

“......雷狮,我不明白你为什么会有这种疑问,但是你应该感到高兴。”雷狮此时此刻就像个小孩子,安迷修叹了口气,握住了对方还很冰凉的手,

“人类才会不甘心,人类才会挣扎,人类才会开心和痛苦。雷狮,你早就是人类了。正因为拥有这些感情,所以我们才会更完整。你不是残次品,你和那些批发制造的人形武器不一样,你是个真正的人类。”

“我就知道你和他们不一样。”

雷狮低笑了一声,他伸手去摸安迷修的脸,拇指指腹擦过他干燥的嘴唇。

“上面那些人打算销毁我了,他们担心我会不受他们的控制。我离开这几天也打听到了,之所以让你这么容易进入实验室,也是因为你师父留下的技术笔记。”

“师父......?他们怎么知道,不过我一直不知道我师父在研究什么......难道他也接触过人造人技术?”

“算是吧,我也是得到他们的命令为了拿到笔记才来接触你的,但是我发现事情好像已经不受控制了。安迷修,我本来是别有用心接触你的,即使知道了真相你也要继续爱我吗。”

原来一切都是被安排好的,就连雷狮的出现也是别有用心。安迷修一下子有些恍惚,他不知道说什么了,雷狮静静地坐在那里看着他,安迷修从他的眼里读出了不管你做什么决定我都支持你的意思。

 

“......可以让我稍微冷静一下吗,抱歉。”

——

 

 


雷安/最无聊的故事(1)

一个有关“爱”的故事。

写的第一个连载,尝试一下剧情向,挺满意的,大纲写好了,大概是日更。

想要评论一起讨论剧情(。)我会很开心的。

——




——

“安迷修,安迷修!”

“发什么愣,叫你呢。”

思绪悠悠转回,安迷修眨眼抬起头,对上了凯莉生气的脸,不由得尴尬地挠头笑了笑。

“抱歉......走神了,刚才在说什么来着?”

“真是的......我说,你好不容易过了面试有了新工作,应该高兴自己摆脱了之前的996啊,怎么今天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咖啡太苦了,凯莉抿了一口就连忙摆手,一边吐槽安迷修一边打开糖包开始往黑咖啡里面放糖,“这咖啡味道正过头了吧......!不过话说回来,你有什么能不能直接说出来,约我和安莉洁出来可不是为了看你脸色。”

安迷修合掌连说了三次抱歉,毕竟约她们的是自己,现在还把情绪传染出去,让他多少有些自责,不过一想到最近遇到的事,还是有些纠结。

“就是工作方面的事......我觉得面试通过得太简单了,很不正常,而且实验项目也不是普通的项目......有关——”

“人造人,他们想通过人工技术造出所谓的人形武器,再投入使用,以后也可以用来参与战争。”

“开玩笑的吧?”

三个人凑在一起用只能彼此听到的声音交流,安迷修的橙汁端上来了,他却并没有什么心情想喝。

“而且听说上面进度很快,已经有了不完成品被造出来了,我才刚进项目,很多隐秘的文件和资料还没有资格看......我觉得这实在是太荒唐了,很有违人道,人造人的技术不该在这个世界上的......应该销毁停止。”

“我挺想退出的......但是好不容易找到的工作,加上刚加入项目又退出的话会引起怀疑,现在只有走一步看一步吧。”

黑咖啡放了很多糖,凯莉一直在搅拌,听着安迷修的话甚至一时忘了喝,三个人之间陷入了诡异的沉默。

一直没有打断安迷修说话的安莉洁咬着吸管喝了一口柠檬汁,尽管十分钟前凯莉尝了一口就嫌弃柠檬汁太酸。女生缓缓抬头,澄澈的绿眼睛似乎能看透一切,安迷修听见她说。

“不会成功的,放心好了。”

 

“要用爱来改变这一切,并且你才是关键。”

 

——

安迷修最后付了女生的饮料甜点钱当做赔礼,又聊了一会儿才挥手作别回家。安莉洁的话虽然让他摸不着头脑,但是这段时间的烦躁一直积压,他也没有继续多想,和朋友好不容易放松了一下,便打算回家。

一路上总感觉哪里不对,不知道是压力太大还是别的原因,安迷修总觉得有人跟踪他,可是每次回头却没看见鬼鬼祟祟的人影,他叹了口气,不自觉地加快了脚步。

正打算掏出钥匙开房门的时候,安迷修感受到后背被一个枪口抵上,冰凉的触感让他泛出了冷汗。耳边有个男人的声音响起,低哑的陌生嗓音让他一愣,甚至忘记去思考对方是怎么悄无声息地绕到自己身后且自己完全不知道。

陌生男人的手绕到安迷修胸口,摸索到工作牌拿起来看了一眼,紧接着从喉咙里发出一声闷笑,安迷修背对着男人,并不知道对方意图,眼下有枪也不敢轻举妄动,只悄悄地握紧拳头暗自蓄力。

“最好别动,或者你可以期待一下你的拳头快还是我的枪快。”

“你要是开枪就开吧,这里是居民楼,附近很快就有保安过来的。”

该死的,他的家门口正好是监控盲点。安迷修松了拳还是片刻妥协下来,不过也没有慌乱,只是就着背对的姿势缓缓开口。身后的男人像是听见了什么有趣的事一样,抵在后背的枪口离开了,安迷修喘了一口气做好准备,才缓缓转身。

“虽然你们这的保安对我构不成什么威胁,但是你这个人挺有趣的,和上面那些废物不一样嘛。”

“上面?......你是指?”

“我们这是第一次见面吧,你可以叫我RAY,或者雷狮,还是说像别人那样叫我0410号?”

 

安迷修从怔愣里回过神来,意识到自己被一个大麻烦找上门来了。

 

——

0410号的不请自来打乱了安迷修的生活,不如说叫雷狮。

安迷修知道上层已经造出了一例样品,但是没想到这个样品会偷溜出来借宿在自己家。


脾气还怪差的。安迷修一边小声嘀咕,一边任劳任怨地做饭。本来他是想赶雷狮出门的,但是雷狮威胁要是敢赶他出去他就告诉实验室上层是安迷修带他逃出来的,而且安迷修有异心。最后加上雷狮的死皮赖脸,安迷修没办法才把雷狮留在家里。

 

看起来自己莫名其妙被当成仆人使唤了。安迷修看着沙发上打着游戏正欢的雷狮,欲哭无泪。

怎么会摊上这尊大佛。

 

他要开始做两人份的饭,起初安迷修还不乐意,但是雷狮顶着那张堪称完美的脸撒个娇安迷修就没辙了,还真是色令君昏。

菜很快端上来了,安迷修不知道雷狮的口味,索性先按着自己喜欢的菜做了一点,清淡的菜肴里只有一点肉,雷狮皱着好看的脸自顾自眼疾手快地把盘子里的肉都夹到自己碗里。

“为什么你们人造人喜欢吃肉啊,难道会有味觉?”安迷修虽然有些无语,但还是忍了,看雷狮愿意吃只能安慰自己起码做饭不错,看似无心的一个问题却让雷狮停下了手。

 

“人造人怎么了,不还是有个人字吗。”

安迷修愣住了,没想到雷狮会这么回答,他从雷狮脸上好像看到了转瞬即逝的复杂表情,紧接着就是嘲讽。两个人一时都沉默下去,安迷修不知道怎么回答。雷狮随后起身,脸上看不出情绪,好像刚才的表情只是安迷修的错觉。

“......抱歉。”好像说错话了,安迷修没想到自己精准踩雷的本领那么强,也只能憋出一句干巴巴的道歉,“我没有别的意思......只是......”

雷狮没回话,离开了。

 

——

这段时间安迷修在工作累死累活,毕竟刚加入实验,事情很多,还要帮别人跑腿做表,加上他的那点小心思,回家还要做双人份的饭,还要被雷狮冷嘲热讽,安迷修一度想怀疑人生。

 

但是怎么说,一个人住还是太孤独了,安迷修以前习惯了干什么事都一个人,突然有了雷狮的加入,他的生活都被打乱。起初他还十分不习惯,可是渐渐的,本就寂寞的日子有了对方的出现,安迷修发现自己说的话也多了,日子也变得更充实起来。

看来多一个人也没什么不好。他显然没发现自己对雷狮的感情。

分神的安迷修拿着筷子戳戳点点,却在雷狮猛烈的咳嗽里回了神,他看见雷狮倒在地上撑着身子,嘴和鼻子都在出血,出血量甚至不是普通的量。他看见雷狮捂着嘴痛苦地弓起身体,源源不断的鲜血从他口鼻涌出,安迷修一下子慌了,他靠过去扶住雷狮想把雷狮扶起来,一边又掏出手机想打120。他的手碰上雷狮的皮肤,触感一片冰凉,安迷修这才发现雷狮的体温低的可怕。

“我带你去医院,不要紧吧......?”

“......你是傻逼吗,去医院不就暴露了,去房间,我的外套口袋有和小瓶子,给我拿来。”

安迷修听完连忙去房间翻雷狮的口袋,他的手也在抖,翻出来小瓶子之后回到餐厅递给雷狮,雷狮挣扎着起身,一把抓过安迷修手里的瓶子将里面的药一饮而尽。

情况似乎没那么严重了,雷狮脸上痛苦的表情也消散了许多。他站起身擦去脸上的血,装作无所谓地耸耸肩说了句谢了,安迷修却一脸凝重地看着雷狮,怎么也放不下心。地上一大滩鲜血还有雷狮领口刺目的血渍都在告诉安迷修刚才发生了什么。
“我没和你说过吗,虽然我被创造出来,但是我其实是个残次品,不靠实验室的补给就活不下去,也就是这种小瓶子里的药。”似乎看出了安迷修的担心和不解,雷狮觉得有些好笑,一把将还蹲在地上的安迷修提起来。
“残次品?......是什么意思?”
“就是你想的那个意思,我不过是阴谋的产物,随时可以抛弃的弃子罢了。我的意思是,他们已经创造出了完成品。那群老不死的以为能控制我,可是我偏不会随了他们的愿,所以我才跑出来的。”
“可是没有那些药的话,你又能支撑多久?”

这个问题似乎问住了主人公,雷狮眨眨眼,然后弹了安迷修额头一个脑瓜崩,安迷修吃痛捂着额头瞪雷狮一眼,正打算说教几句,却听到了雷狮不怀好意的开口。

“这不是有你吗,安研究员。你帮我去实验室偷偷拿一点不就好了,我告诉你地址,很方便的。”

“......我不会做的,这种偷盗的事情我无法认同。难道就没有别的办法了吗?”

“看你咯,无所谓。反正我现在回去被抓到就是销毁的下场,况且你这也不算偷,你在救人啊,不是吗?”

“......”安迷修沉默了,他开始思考对策,可是目前也找不出除了雷狮提的更好的办法了,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那么不希望雷狮死。

是害怕又变成一个人寂寞吗?可是他之前也是这么一个人过来的。安迷修也是真的把雷狮当成一个家人,起码这是他自己认为。

 

——

安迷修的生日是在立夏那天,A市的夏天来得快去得快,生日那天天气阴沉沉的,似乎预告着什么事要发生。因为生日,安迷修专门去附近的面包店买了一块蛋糕,打算带回家和雷狮一起吃,为此他还专门推辞了一部分工作,就是为了早点回家。

走到楼下,听到了类似小狗的呜咽,安迷修四下环顾却没有发现声音的来源,最后在楼下垃圾桶旁边找到了一个纸箱,打开一看,一只看起来没多大的小狗在里面瑟瑟发抖,因为安迷修打开了箱子便叫着想扒着箱子边缘爬出去,奈何太小只,怎么爬怎么蹭也爬不出来,身上全是灰,都快要盖住本来的毛色。

是被抛弃了吧,看样子有几天了,自己怎么之前没发现。安迷修想,不禁有些可怜小狗,他想了想又去超市买了根肉肠,打开来跑到纸箱旁边,将肉肠递到小狗嘴边。

小狗很亲人,根本不怕,也不凶,只是闻了闻安迷修递上来的肉肠,似乎能吃,然后试探性伸出舌头舔了舔,这才放心大口吃起来,一根小肉肠不多时便被小狗吃完了,似乎还意犹未尽地舔舔嘴,对着安迷修眨着眼摇尾巴。

安迷修是不想抱回家的,他摸了摸小狗的头,打算先让小狗待在箱子里,自己每天过来喂两口就好了,等着小狗被好心人抱走就可以了。

天空突然开始打雷,他愣了愣,掏出了手机看了眼天气预报。

天气预报说今天晚上到明天白天会有暴雨。

 

安迷修看了看还在箱子里对着他不停摇尾巴的小狗。

好吧。

 

——

 



【雷安】sweet

【2022雷安白色情人节32h】

上一棒@斜光 

下一棒@土豆焖牛肉 

关键词:高度数酒精巧克力,在腿环遮盖的皮肤写正字。

。。。这个关键词我只能想写一篇Я了,但是我最近是虚无状态十分养胃 所以只有硬写。实在不好看,不推荐看完。。。下个跪磕个头发出去真的很需要勇气好想跳楼我是最拉

预警好像就是个猫雷,安咪羞双性,没了。别看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走@劫炎。 跳跳乐

明天生日了,我可以收到一声生日快乐吗🥺🥺过了今天就是19岁的绵绵冰了,本双鱼女昨天斥300巨资给自己买了一堆巧克力零食当生日礼物,去年成年18岁都没什么人给我送礼物,今年即使没人我也要自己给自己安排一下!!于是买了想吃很久但是因为身体原因不能多吃的零食。。平时家里人看见我买零食都会骂我的,这次生日我可以有理由光明正大的吃了!!!开心,生日愿望是我可以开开心心的!!平安活到冬天再说,不猝死最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