恭喜生活喜提我狗命

退学博主。
谢谢关注虽然我死了。

无名碑


Attention:安迷修死亡前提、大赛bug


——

即使此行有去无回,

也希望我的墓上,

永远开满鲜花。

——

雷狮现在很想骂人,但是他不知道骂谁比较合适。

终端上显示断开了和海盗团的连接,也找不到裁判球好好审问,雷狮盯着屏幕上正在炸烟花特效的那行字,难得的有了想把大赛主办方摁在地上摩擦的冲动。

“大赛出现紧急bug,请参赛者们不要慌张,主机正在尽力修复…”

好吧,既然是紧急bug为什么要用这个特效。雷狮冷笑一声,看来多半是故意的。

远处传来魔兽的嘶吼声,紧接着森林深处有什么东西破开而来,一只泛着黑气明显被黑暗力量感染的魔兽冲到雷狮跟前。

雷狮握着雷神之锤一跃而上到魔兽身上,他紧抓着,然后靠着蛮力就这么一下子折断了魔兽的角。

似乎热血动作片里的主角在穷途末路时都会爆发一下,眼前的魔兽也不例外。雷狮能感觉到身下的东西攻击力瞬间暴涨,紧接着身上开始疯狂滋生不详的黑气。

一个不稳雷狮被甩了出去,脊柱撞上树干,他似乎听到了自己骨头断裂的响声。

太轻敌了。雷狮骂了一句,然后吐了口血沫,说实话,在来到这个莫名的地方前他就刚刚经历过一场大战,元力已经所剩无几,此时此刻面对眼前爆发起来的魔兽也不一定有百分百胜算,更何况他连这是哪里也不知道,更不确定周围会不会有其他偷袭者。

好吧,看来是要栽在这里了。他有些不甘心,只捂着胸口在心里数着骨头大概断了几根。数着数着无端想起了那个人。

相似的经历,不过那位最后的骑士最后是为了救他这个恶党而死。雷狮欠安迷修一条命,虽然安迷修已经死了,但是莫名其妙就这么交代了出去还真是不爽。

魔兽步步紧逼,雷狮没有后退,正打算放手一搏时,却看见眼前的魔兽惨叫一声。

血花飞溅出来,两把泛着光又十分眼熟的剑深深插进魔兽的身体,剑的主人出现在雷狮跟前,雷狮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被拉着带走。

只能看见来救他的人的后脑勺,棕色的软发随意修剪了一下,后颈处扎了一个小辫子。雷狮回头看见魔兽咆哮着,身上的两把剑不知道什么时候不见了,被偷袭的它恼羞成怒,四处张望寻找刚才的目标。

陌生的男生把雷狮拉到一个石块后边,雷狮这才有空端详对方,在看见对方抬起来的脸时却愣在了原地。

“安迷修?”

棕发绿眼的人,不,应该说是安迷修疑惑地眨眨眼,他拍了拍身上的灰,然后站好抬头开口。

“你知道我的名字?……不好意思,请问你是?”

眼前的安迷修就是大赛里的安迷修的缩小版,比雷狮矮了不知道几个头,看起来只有十五六岁的样子,还没长开的五官却能隐约看出雷狮所认识的那个骑士的影子。

“……我是雷狮。”雷狮开口,安迷修歪头,一脸并没有听过的表情。魔兽咆哮声越来越近,棕头发的小孩瞬间警觉起来,他勾勾手指,刚才消失的双剑又出现在了他的手上,一蓝一黄泛着清光亮在黑夜里,极其惹眼。


“还能动吗?先解决掉那只再说吧。”

“不用你来教。”

安迷修的双剑横在胸前,大地逐渐战栗起来,暴风屏障由黄蓝两色交织而成,霎时风暴炸裂,以两个人为中心扩散开来,周围瞬间一片狼藉,风暴带起的烟模糊了两个人之间,魔兽遭受重创,大吼着十分愤怒。

两人趁此机会直冲而上,雷狮握锤配合上了安迷修的黄蓝双剑,武器击打在魔兽身体上激情零点火星。

雷狮被震得虎口发麻,刚才受的伤在现在一下子都反馈上来,疼痛撕扯着他的神经,他感觉五脏六腑都被挤成一块。不远处雷电席卷而来,凌厉的电光夹杂着火星直冲目标,安迷修瞳孔微缩咬着牙飞跃在魔兽身上,双剑随着动作狠狠插进了它的核心。


——

解决掉暴走的魔兽后雷狮才勉强理清了现在的处境,眼前的安迷修不是真的安迷修,但是也算是真的安迷修。他只是因为大赛bug不小心穿越到了安迷修幼年时期,听眼前安迷修的描述,这个时候他刚继承骑士诅咒不久。

“嗯...也就是说你来自未来的凹凸大赛?”

“算是吧,你可以这么理解。”

雷狮随手往面前的火堆丢了根树柴,火焰簇拥着跳动几下烧得更旺,火光给安迷修的脸镀上一层光边,半张脸又隐藏在黑暗里看不清楚。

安迷修似乎还想说什么,可是下一秒他就这么倒在地上,雷狮反应过来上前想把安迷修扶起来,凑到跟前却听到了对方的喘息。

他看见安迷修的手臂上开始蔓延纹路,开始滋生黑气,那些纹路顺着手臂攀附而上,在黑夜里淡淡发光。


他当然知道这是什么。这是名叫安迷修的蠢材去继承的骑士诅咒。雷狮看见安迷修的脸一半都附上了纹路,半睁着的眼睛一眼是猩红的颜色,看起来无法聚焦。他的手握上安迷修被诅咒攀上的手臂,炽热的温度似乎快要把雷狮的手心烫伤。安迷修低着头咬牙,理智正在不断的被诅咒侵蚀。

彼时的安迷修才刚继承诅咒不久,并不知道如何去压制。他觉得自己快要痛苦死了,额头上全是细密的冷汗。雷狮把安迷修摁在地上,为了防止对方自毁或者攻击他,毕竟这个时候的安迷修没什么理智。


“痛苦...是骑士的使命......”

安迷修低语,他的嘴唇被咬得出血,即便如此痛苦也依然挺直了背半跪在地上,“无法逃避、也...不能逃避...”

雷狮阴沉着一张脸盯着安迷修,他看着对方这幅样子实在火大,愤怒之余却有一丝痛楚,他看着对方这么痛苦的样子,想着这么多个日夜这个骑士是如何熬过来的。

“...果然是个不折不扣的蠢材。”雷狮冷哼一声,不自觉地抓紧了安迷修的手臂。


然后他吻上了那一块诅咒的烙印。


安迷修低着头似乎感受不到雷狮的动作,或者说痛苦的感觉已经让他无法去顾及雷狮。雷狮的嘴唇轻轻吻上安迷修手臂上的疤痕,然后又启齿叼住那块肉厮磨。


骑士的骨血都沉淀在这一片烙印里。


——

等安迷修清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午夜,他的衣服都被冷汗打湿,雷狮就这么坐在一边,好像刚才什么都没有发生过。经历了一场意外的他还是头一次在陌生人面前展露这种情况,便有些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正想开口打破沉默,却被雷狮打断。

“你对谁都是这样?”

“...嗯?什么?”

“看见人就会去救,不管对方是不是个好人?要是刚才打魔兽的时候你诅咒发作,那岂不是我们两个都要死。”

安迷修眨了眨好看的绿眼睛,被问住了,他又低着头想了想,“当他们成为需要帮助的对象时,不管是否牺牲自己,是否不是个好人,我都不会袖手旁观。”

雷狮几乎快被这个木头的思维气笑了,想了想又觉得好玩像是故意逗他。

“那你对我的印象如何?先说好,我可不是什么好人。”

突兀的问题让安迷修愣了愣,随后不假思索地回答。


“我很喜欢你。”


安迷修笑了起来,“虽然认识的时间并不长,但是我对你很有好感,刚才你不也没有恩将仇报把我杀死吗?说明你也不是那么坏。”


少年的笑容让雷狮陷入了短暂地沉默,他隐隐约约有预感,快要到时间了。

于是雷狮半蹲下去抱住了安迷修。


“安迷修,你最好是给我好好活下去。”

雷狮自己都没发现自己的声音甚至有一丝颤抖,他紧紧抱住了安迷修,好像一松手对方就会离他而去。

事实上安迷修确实已经死了,眼前的对方对于雷狮来说只是一场梦境。不知道小时候从哪听来的,命运这种东西是一出生就定好了的。在很多个日夜后,安迷修还是会遇见雷狮,最后还是会为了雷狮而死。他们短暂地相爱过,最后不得不被死亡分开。

这就是他们的命运。

被才认识不到一天的陌生男人拥抱,安迷修觉得有些受宠若惊,他小心翼翼的回抱住雷狮。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面前这个男人经历过很悲伤的事情,不然他也无法解释为什么此刻的雷狮看上去那么的难过。


“放心吧,我会带着骑士的意志好好走下去的。”

“即使死后只有无名之墓也无妨。”


——

梦醒了。

雷狮再一睁眼,怀里的安迷修已经消失不见,周围的情景也变化了,好像刚才只是一场梦,可是怀里的温度确确实实告诉雷狮并不是。

他的跟前立着一块小墓碑。雷狮蹲下去,被硬质手套包裹着的手指指腹轻轻蹭过上面镌刻着的圣殿骑士的标志。

一块没有写名字的墓碑。但是雷狮知道这是谁的。


“安迷修啊。”

雷狮说。

评论(1)

热度(118)

  1. 共6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