恭喜生活喜提我狗命

退学博主。
谢谢关注虽然我死了。

【凹凸世界/雷安】【周边套组】以枪Mafia

画手:云澈@云澈澈子 浮木@Eidba 弋川啫祈@弋川ジェル祈 

主催:绵绵冰

宣图:三只喵工作室

预售时间:6.25晚8:00——7.15


具体信息都在宣图,通道即保存p2或者走下链接。p3群不定时更新周边进度,外加一点隐藏无料。

红心+推荐里抽一人送全套set,7.5开奖。

链接:以枪Mafia 

以上,感谢支持🥰

【雷安周边谷宣2.0】(更新链接)

画手:海盐@焗呀焗呀盐 森川@【森川星野】离线中 

代理:绵绵冰

宣图:三只喵

午后时光套组:午后时光 

海盐森林套组:海盐森林 

链接不可用可以直接保存p3p4

【周边谷宣】午后时光/海盐味森林

画手:海盐@焗呀焗呀盐 、森川星野@【森川星野】离线中 

代理:绵绵冰

宣图@三只喵工作室 


一共两个系列,可拆可成set买。具体信息都在宣图,征集群p3或者查看宣图搜索群号。


从红心+推荐里抽一个倒霉蛋送海盐味森林全套。

以上,若有变更可以加群查看

(●'◡'●)

无名碑


Attention:安迷修死亡前提、大赛bug


——

即使此行有去无回,

也希望我的墓上,

永远开满鲜花。

——

雷狮现在很想骂人,但是他不知道骂谁比较合适。

终端上显示断开了和海盗团的连接,也找不到裁判球好好审问,雷狮盯着屏幕上正在炸烟花特效的那行字,难得的有了想把大赛主办方摁在地上摩擦的冲动。

“大赛出现紧急bug,请参赛者们不要慌张,主机正在尽力修复…”

好吧,既然是紧急bug为什么要用这个特效。雷狮冷笑一声,看来多半是故意的。

远处传来魔兽的嘶吼声,紧接着森林深处有什么东西破开而来,一只泛着黑气明显被黑暗力量感染的魔兽冲到雷狮跟前。

雷狮握着雷神之锤一跃而上到魔兽身上,他紧抓着,然后靠着蛮力就这么一下子折断了魔兽的角。

似乎热血动作片里的主角在穷途末路时都会爆发一下,眼前的魔兽也不例外。雷狮能感觉到身下的东西攻击力瞬间暴涨,紧接着身上开始疯狂滋生不详的黑气。

一个不稳雷狮被甩了出去,脊柱撞上树干,他似乎听到了自己骨头断裂的响声。

太轻敌了。雷狮骂了一句,然后吐了口血沫,说实话,在来到这个莫名的地方前他就刚刚经历过一场大战,元力已经所剩无几,此时此刻面对眼前爆发起来的魔兽也不一定有百分百胜算,更何况他连这是哪里也不知道,更不确定周围会不会有其他偷袭者。

好吧,看来是要栽在这里了。他有些不甘心,只捂着胸口在心里数着骨头大概断了几根。数着数着无端想起了那个人。

相似的经历,不过那位最后的骑士最后是为了救他这个恶党而死。雷狮欠安迷修一条命,虽然安迷修已经死了,但是莫名其妙就这么交代了出去还真是不爽。

魔兽步步紧逼,雷狮没有后退,正打算放手一搏时,却看见眼前的魔兽惨叫一声。

血花飞溅出来,两把泛着光又十分眼熟的剑深深插进魔兽的身体,剑的主人出现在雷狮跟前,雷狮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被拉着带走。

只能看见来救他的人的后脑勺,棕色的软发随意修剪了一下,后颈处扎了一个小辫子。雷狮回头看见魔兽咆哮着,身上的两把剑不知道什么时候不见了,被偷袭的它恼羞成怒,四处张望寻找刚才的目标。

陌生的男生把雷狮拉到一个石块后边,雷狮这才有空端详对方,在看见对方抬起来的脸时却愣在了原地。

“安迷修?”

棕发绿眼的人,不,应该说是安迷修疑惑地眨眨眼,他拍了拍身上的灰,然后站好抬头开口。

“你知道我的名字?……不好意思,请问你是?”

眼前的安迷修就是大赛里的安迷修的缩小版,比雷狮矮了不知道几个头,看起来只有十五六岁的样子,还没长开的五官却能隐约看出雷狮所认识的那个骑士的影子。

“……我是雷狮。”雷狮开口,安迷修歪头,一脸并没有听过的表情。魔兽咆哮声越来越近,棕头发的小孩瞬间警觉起来,他勾勾手指,刚才消失的双剑又出现在了他的手上,一蓝一黄泛着清光亮在黑夜里,极其惹眼。


“还能动吗?先解决掉那只再说吧。”

“不用你来教。”

安迷修的双剑横在胸前,大地逐渐战栗起来,暴风屏障由黄蓝两色交织而成,霎时风暴炸裂,以两个人为中心扩散开来,周围瞬间一片狼藉,风暴带起的烟模糊了两个人之间,魔兽遭受重创,大吼着十分愤怒。

两人趁此机会直冲而上,雷狮握锤配合上了安迷修的黄蓝双剑,武器击打在魔兽身体上激情零点火星。

雷狮被震得虎口发麻,刚才受的伤在现在一下子都反馈上来,疼痛撕扯着他的神经,他感觉五脏六腑都被挤成一块。不远处雷电席卷而来,凌厉的电光夹杂着火星直冲目标,安迷修瞳孔微缩咬着牙飞跃在魔兽身上,双剑随着动作狠狠插进了它的核心。


——

解决掉暴走的魔兽后雷狮才勉强理清了现在的处境,眼前的安迷修不是真的安迷修,但是也算是真的安迷修。他只是因为大赛bug不小心穿越到了安迷修幼年时期,听眼前安迷修的描述,这个时候他刚继承骑士诅咒不久。

“嗯...也就是说你来自未来的凹凸大赛?”

“算是吧,你可以这么理解。”

雷狮随手往面前的火堆丢了根树柴,火焰簇拥着跳动几下烧得更旺,火光给安迷修的脸镀上一层光边,半张脸又隐藏在黑暗里看不清楚。

安迷修似乎还想说什么,可是下一秒他就这么倒在地上,雷狮反应过来上前想把安迷修扶起来,凑到跟前却听到了对方的喘息。

他看见安迷修的手臂上开始蔓延纹路,开始滋生黑气,那些纹路顺着手臂攀附而上,在黑夜里淡淡发光。


他当然知道这是什么。这是名叫安迷修的蠢材去继承的骑士诅咒。雷狮看见安迷修的脸一半都附上了纹路,半睁着的眼睛一眼是猩红的颜色,看起来无法聚焦。他的手握上安迷修被诅咒攀上的手臂,炽热的温度似乎快要把雷狮的手心烫伤。安迷修低着头咬牙,理智正在不断的被诅咒侵蚀。

彼时的安迷修才刚继承诅咒不久,并不知道如何去压制。他觉得自己快要痛苦死了,额头上全是细密的冷汗。雷狮把安迷修摁在地上,为了防止对方自毁或者攻击他,毕竟这个时候的安迷修没什么理智。


“痛苦...是骑士的使命......”

安迷修低语,他的嘴唇被咬得出血,即便如此痛苦也依然挺直了背半跪在地上,“无法逃避、也...不能逃避...”

雷狮阴沉着一张脸盯着安迷修,他看着对方这幅样子实在火大,愤怒之余却有一丝痛楚,他看着对方这么痛苦的样子,想着这么多个日夜这个骑士是如何熬过来的。

“...果然是个不折不扣的蠢材。”雷狮冷哼一声,不自觉地抓紧了安迷修的手臂。


然后他吻上了那一块诅咒的烙印。


安迷修低着头似乎感受不到雷狮的动作,或者说痛苦的感觉已经让他无法去顾及雷狮。雷狮的嘴唇轻轻吻上安迷修手臂上的疤痕,然后又启齿叼住那块肉厮磨。


骑士的骨血都沉淀在这一片烙印里。


——

等安迷修清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午夜,他的衣服都被冷汗打湿,雷狮就这么坐在一边,好像刚才什么都没有发生过。经历了一场意外的他还是头一次在陌生人面前展露这种情况,便有些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正想开口打破沉默,却被雷狮打断。

“你对谁都是这样?”

“...嗯?什么?”

“看见人就会去救,不管对方是不是个好人?要是刚才打魔兽的时候你诅咒发作,那岂不是我们两个都要死。”

安迷修眨了眨好看的绿眼睛,被问住了,他又低着头想了想,“当他们成为需要帮助的对象时,不管是否牺牲自己,是否不是个好人,我都不会袖手旁观。”

雷狮几乎快被这个木头的思维气笑了,想了想又觉得好玩像是故意逗他。

“那你对我的印象如何?先说好,我可不是什么好人。”

突兀的问题让安迷修愣了愣,随后不假思索地回答。


“我很喜欢你。”


安迷修笑了起来,“虽然认识的时间并不长,但是我对你很有好感,刚才你不也没有恩将仇报把我杀死吗?说明你也不是那么坏。”


少年的笑容让雷狮陷入了短暂地沉默,他隐隐约约有预感,快要到时间了。

于是雷狮半蹲下去抱住了安迷修。


“安迷修,你最好是给我好好活下去。”

雷狮自己都没发现自己的声音甚至有一丝颤抖,他紧紧抱住了安迷修,好像一松手对方就会离他而去。

事实上安迷修确实已经死了,眼前的对方对于雷狮来说只是一场梦境。不知道小时候从哪听来的,命运这种东西是一出生就定好了的。在很多个日夜后,安迷修还是会遇见雷狮,最后还是会为了雷狮而死。他们短暂地相爱过,最后不得不被死亡分开。

这就是他们的命运。

被才认识不到一天的陌生男人拥抱,安迷修觉得有些受宠若惊,他小心翼翼的回抱住雷狮。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面前这个男人经历过很悲伤的事情,不然他也无法解释为什么此刻的雷狮看上去那么的难过。


“放心吧,我会带着骑士的意志好好走下去的。”

“即使死后只有无名之墓也无妨。”


——

梦醒了。

雷狮再一睁眼,怀里的安迷修已经消失不见,周围的情景也变化了,好像刚才只是一场梦,可是怀里的温度确确实实告诉雷狮并不是。

他的跟前立着一块小墓碑。雷狮蹲下去,被硬质手套包裹着的手指指腹轻轻蹭过上面镌刻着的圣殿骑士的标志。

一块没有写名字的墓碑。但是雷狮知道这是谁的。


“安迷修啊。”

雷狮说。

这张就这样了,不画了,开摆

雷安Я/猫猫狗狗

如题,猫狗文学,年上师生养父子,简而言之就是联通啦,双向暗恋,很短,2k

@劫炎。 主页id跳8

那么笔交给@🍘森川星野🍘被制裁了 @焗呀焗呀盐 

雷安/

一些很短的文。三段。

1皇骑2审讯强制3隐藏ds

都是第一人称不过视角不一样。

@劫炎。 再跳睡觉博主的7

雷安/最无聊的故事(完结)

一个有关“爱”的故事。


人造人武器雷狮x研究员安迷修

前篇见合集。


4

——

我们逃吧。安迷修说。

逃,逃去哪?他们真的逃得掉吗?可是已经没有时间了。

雷狮只能沉默,迟疑了一下,手环上安迷修的腰再顺顺背拍拍。安迷修太累了,他并没有计较雷狮难得的回避问题,大概是太多悲伤让他喘不过气,安迷修很快又睡了过去。雷狮盯着安迷修近在咫尺的脸,凑上去唇瓣相贴,轻轻蹭了蹭又退开。

只是轻轻吻了一下,蜻蜓点水一般。可是却是他们第一次如此近距离。

夜深了,安迷修睡得很沉,大概是在雷狮的怀里,雷狮耳畔是安迷修均匀的呼吸声。

浑浑噩噩地睡了一天,再次醒来已经是第二天傍晚,安迷修睁开眼睛,雷狮还抱着他没动,像是感应到安迷修醒了一样,闭目养神的雷狮也睁眼盯着安迷修,两个人沉默半晌最后还是雷狮打破了沉默。

“醒了?去换个衣服吧,待会儿带你去个地方。”

安迷修本不想去,因为没有心情出门。但是雷狮头一次那么倔地拉着他往外走,他在心里叹了口气,还是由着雷狮拉着他,不自觉地握紧了雷狮的手。

雷狮的手还是很冰,大概因为人造人的缘故,他的体温一直都很低,安迷修恍惚间想起第一次雷狮吐血倒在地上的场景,那个时候他也握住了雷狮的手,雷狮的手也是一片冰凉。

不知道雷狮要带他去哪,安迷修被拉到了偏僻的海边。A市临海,安迷修经常和雷狮一起带着大黄到这边来玩,大黄虽然不喜欢洗澡,但是很喜欢海边,每次都会蹭一身沙再湿漉漉地跟着两人回家。

勾起了难过的回忆,安迷修怔愣,他又再次想起了大黄,一时间眼睛有些酸涩。他望着海,海平面很平静,海浪一层层冲到沙滩,再消失,太阳已经完全落了下去,只剩一点余光点亮了海的边界线。

“雷狮...这段时间发生了好多事,我不知道怎么和你说。我的心好乱。”

“不知道怎么说就不用说,不用在意,会过去的。”

“这话从你嘴里说出来还是好奇怪......不过还是谢谢了。”

雷狮没看安迷修,只是背对着他眺望远方。他很喜欢来这里,不只是因为这里承载了他和安迷修还有大黄的回忆,还因为每次来到海边,雷狮都会平静下来。

“安迷修。”

“嗯?”

“我希望你可以尽快走出来。你不是也教过我,说生老病死很正常吗。我总有一天也会离开你的,所以到时候可别哭的太难看。”

“为什么突然说这个?就像离别一样。......我不会哭的,从小到大印象里就没哭过,这点你可以放心。”

“是吗,好啊,那就说好了,不然你哭了我可是会嘲笑你的。”

两个人站在海边,海浪推上来又潜下去,打湿了鞋底。但是他们都默契地没有提自己的心事。

 

——

雷狮晕倒流血的次数越来越多了,实验室那边似乎察觉到了安迷修的小动作,加上已经研究出完成品,于是索性断了药的补给。安迷修一筹莫展,但是也只有靠着家里的药勉强支撑给雷狮续命。

安迷修本不想让雷狮知道的,因为家里还有点库存,但是他心知这种事瞒不过雷狮,也只有走一步看一步。

下班回家后安迷修去楼下的面包店买了新鲜出炉的面包,用一纸袋装好带回了家,他想和雷狮好好谈谈今后,可是到了家却没看见雷狮。玄关处贴了一张小纸条,安迷修认得那是雷狮的字迹。

 

“我想时间不多了,安迷修。不用担心我,也不要来找我,”

面包掉在了地上,安迷修似乎意识到了什么,他给雷狮打电话,电话那头却无人接听。

 

——

你也要离开我了吗,雷狮。

 

雷狮吐了口血沫,掏枪瞄准冲上来的实验体,枪声响起,血花爆了出来,飞溅在墙壁上,看着好刺眼。

不得不说杀这种和自己长一模一样的脸的人还真是奇怪,不过他们不能算人。雷狮想。那些实验体和他的攻击方式都是相同的,处理起来十分麻烦。本来应该打个平手,大概是最后一次赌博了,雷狮的爆发让他一连解决了好几个。

他也很意外实验室已经开始批发克隆了,也知道那些完成品受了重伤也不会死,很快就能站起来重新战斗,他必须抓紧时间。

雷狮的状况好不到哪里去,一只眼睛已经睁不开了,身上全是血污,不知道是他自己的还是那些实验体的,肩部中了一枪,腹部被刀豁开了一个大口子,还在源源不断地出血。

但是他不可以在这里倒下,起码要帮安迷修最后一次。

安迷修说和他一起逃,可是他们能逃到哪里去?失去了药他必死无疑,雷狮也知道实验室已经中断了药的补给,他的时间已经不多了。雷狮是抱着同归于尽的想法去放手一干,反正横竖都是死,不如帮安迷修一把,炸毁实验室和实验体将这份技术带进地里,从此再也没有人知道并试图触碰。

实验体除非命中要害或者肉体被毁,否则是不死的。雷狮重创了部分实验体,但是也只能争取一点时间,他必须加快脚步前往核心。

 

我也要离开你了,安迷修。

 

安迷修一路狂奔向实验室的位置,一边跑一边给雷狮不停地打电话。他的四肢已经跑到酸软,可是却没有停止脚步。

绝对不能倒下去,起码......要让他知道自己的心意啊,安迷修。

“雷狮?你是不是在实验室,先别动,我来找你。”

电话接通了,雷狮已经清理了一路上阻拦他的人和实验体。他拖着伤痕累累的身体移到电脑前,开始准备删除文件。

“来不及了,我待会儿就会引爆这里,你最好别来,不是说了别来找我吗。”

“为什么要做这种事......明明已经很不容易走到这一步了。”

电话里传来枪响,和雷狮骂人的声音。

“时间不多了,安迷修。我想你也知道,我们也只有这一条路可以走,你帮了我那么多,现在换我帮你一把了吧。”

“不要,雷狮......快停下。”

“最后谢谢你吧,你教会了我很多,我能拥有感情变得完整也是因为你,和你在一起我很开心,也只有你真正的把我当个人看。我不后悔做的这一切。”

“别说了,雷狮,你别动,我快到了,再等等我。”

电话那头的雷狮叹了口气。

我很喜欢你,是指爱情的那种喜欢。相信你以后能幸福下去的,你也答应我你不会哭,所以忘掉我吧,安迷修。”

安迷修快到实验室了,远远地看见了一点,他听见身后传来了警笛声。

“雷狮?等等,雷狮,喂?”

嘟,嘟。电话被挂了。

远处一阵爆炸声响,安迷修已经靠近了实验室。实验室在瞬间被炸毁,烟气呛得他直咳嗽,等反应过来的时候安迷修面前已经是一片废墟。

 

所有的技术,所有的爱与恨,所有的一切都在瞬间化为灰烬消散。

安迷修跪了下去,他死死地将手机捂在胸口,泪水一颗颗滴在地上。

 

安迷修终于嚎啕大哭。

他还没来得及说出口的那句“我也爱你”也沉淀在废墟下,再也没有人知道。

 

——

尾声

人造人的实验项目终于被新闻曝光,该得到制裁的都得到了制裁,这项技术最终被抹除,一切资料都被销毁。人们都只记得几年前那场爆炸,这个项目也被列为禁忌,无人敢去深问。

2029年,编号0410实验体雷狮最后引爆实验室,带着所有资料和其他实验体一起被压在地下。

没有人记得他,除了安迷修。

这一年,安迷修失去了很多。

 

——

安迷修还在原来的屋子里住着,这个房子有太多他和雷狮一起生活过的痕迹,他发现自己有太多遗憾,到最后和雷狮连一张像样的合影也没有,就像他那句没来得及说出口的我也爱你。

 

安迷修去了菲利斯的墓,去的时候买了一束花放在墓前,天下着小雨。

“师父,去年发生了太多事情......我没和您说吧,我遇到了一个很好的人,虽然他和大黄一样离开我了,虽然我到最后也没能让他知道我的心意。”

“刚开始还是会埋怨他,恨他的一意孤行,但是现在想来也没有什么必要去恨了,这也许是我们最好的结局了。”

“人造人技术不会再出现了,您的遗愿也实现了。”

“他说我会幸福下去的,我也希望如此吧。”安迷修笑了笑,“改天再来看您,我待会儿还要去大黄那里。”

——

 

属于雷狮和安迷修的夏天结束了。

 


——END


这篇算是写完了,只有1w3,有出本打算,可能就是个骑马钉小料,不会太贵,也就10r上下。需求的可以走评论群,第一次尝试纯清水的剧情向,还是连载,希望大家多多包涵TT因为真的写的不怎么样。要是喜欢可以留个评论和我交流一下剧情,我会很开心的。




雷安/最无聊的故事(3)

一个有关“爱”的故事。


人造人武器雷狮x研究员安迷修

前篇见合集,下章完结。


3

自那件事之后雷狮便识趣的没有再提,安迷修知道雷狮本来的目的,但是因为对方目前没有表现出对他不利的举动,索性还是和以前一样相处,不过两个人都十分默契地对那件事保持沉默。

安安分分在家养伤的雷狮大部分时间都在打游戏,很快游戏库的游戏都被玩了一遍,有趣的又很快通了关,无所事事的雷狮开始出门晃悠,要么就是在家睡大觉。安迷修忙,白天都在上班,到一定时间就去实验室给雷狮拿药。

大黄越来越粘人,只要雷狮安迷修两个人都不在家它就会开始拆家咬东西,把家里弄得一团糟。雷狮总是比安迷修先回家,每次看到一屋狼藉都会拎着狗狠狠教训,偶尔安迷修在家便会拦着雷狮,然后好声好气地教育大黄一番,说以后不可以这样做了。

“有这个必要吗安迷修,它只是一条狗,听不懂人话。”

“我一直都相信动物有灵性,你也别老说它听不懂。其实狗狗都知道,你看我每次说他他都会老实一段时间。”

“......”

“哈哈,可能养宠物的多多少少都是这样。”

一个凶一个好好先生,时间久了大黄自然更粘安迷修,有时候雷狮欺负安迷修的时候大黄也会过来帮忙,但都是凶雷狮优先。两人一狗打打闹闹,感情日渐加深,本毫无生气的小屋子逐渐有了活力,安迷修有时候会想,要是雷狮是个普通人就好了,他们可以相爱,可以一起过日子,互相给予对方依靠,让寂寞的日子不再孤单,他也不再是一个人。

 

安迷修给自己筑造了一个壳,自从师父去世后再也没有人走进过他的心,对谁都是一副笑脸,可是没有人能真正靠近他,凯莉曾经评价安迷修,是一种太残酷的温柔。

没想到雷狮的出现似乎打破了这一切,他就毫不顾忌地敲开了安迷修那层壳,敲破,敲碎,然后将安迷修带出来,说我不会离开你了。

 

安迷修觉得事情不受控制了,他似乎真的喜欢上了雷狮。

 

——

随着工作进度的加快和实验室项目的开始,安迷修逐渐知道了更多有关人造人技术的内幕,心中的不安也越来越深。

本来是不想参与项目试验的,安迷修想推辞,但是上面说这次实验很重要,所有人员都不可以缺席。

他被人流挤到一个小房间,房间的一面是一层单面玻璃。从安迷修的视线能清晰地看见对面房间的一切,但是对面房间却看不到这边。

安迷修从同事的三言两语里得知这次实验是要对RAY实验体的躯体能力进行评估,因为是要投入武器使用的,所以在尽可能最大化让造出来的身体没那么脆弱。

安迷修的眉头紧锁,不知道上面那些人要干什么,他想离开,可是房间里的人太多,他一时也找不到借口逃走。

他看见RAY实验体被运了过来,安迷修大脑宕机,看着房间内和雷狮一模一样的脸,猜到了什么。

那张脸和雷狮如出一辙,太相同却又不同,安迷修很清楚,此时此刻他面前的雷狮不是真正的雷狮,只是一个人形武器,没有感情。

这就是那些人想尽办法都想造出来的武器吗?雷狮也是那种人?不,雷狮不是,雷狮有人类的感情,能从他的眼里看到愤怒,悲伤和喜悦,只有人类才做得到。安迷修有些混乱,他看着房间里的实验体从束缚架上走下来,然后墙壁内陷变成了一把枪。

耳边响起了开枪的声音,安迷修只觉得刺耳,然后他看见大片的鲜血飞溅在墙上。

实验体倒了下去,大概是对着腹部开枪,从腹部源源不断的流血。安迷修眼里却只有那刺目的鲜血,还有雷狮的脸。

时间好像静止了。安迷修被如此冲击一时呆站在原地,周围人的叽叽喳喳他都听不见。

他们不会痛吗?为什么要这么做?这种技术发展出来真的好吗?

他们是武器,为什么又会流人类的血。

 

时间继续走,不知道过了多久,工作人员们都在屏息等着那一刻,终于,实验体的手动了动,然后慢慢从地上爬起来,RAY的腹部还有个洞,甚至还在渗血,但是他好像感觉不到疼痛又没事一样,站了起来。

安迷修周围的人都沸腾了,每个人脸上都出现了讽刺让安迷修想呕吐的喜悦表情。

 

他们创造出了真正的武器,即使受了重伤,不命中要害,也可以自我康复的真正人形武器。

 

安迷修冷静不下来,他逃走了。

 

——

到家后的安迷修心不在焉,做饭的时候甚至把糖看成了盐。雷狮察觉出安迷修的不对劲,吃饭的时候伸手去弹安迷修的额头。

“怎么了?有什么事。”

“......没事。”

安迷修摇头没说什么,只是低头专心扒饭,吃完后就把自己关进书房不知道在捣鼓什么。雷狮一边看电视一边不时看一眼书房,表情复杂且欲言又止。

 

安迷修在书房翻出了他师父留下的文件,疯了一样的找着所谓的有关人造人的笔记,他印象里的师父收养了他,对他很好,虽然大部分时间都特别忙,但是回家有时候也会给他带好吃的面包。

随着年龄增长安迷修发现自己对师父的印象似乎也淡了许多,脑海里已经记不清那张熟悉的面孔了。

他终于翻出了老人还在世时写的日记。

 

——

菲利斯年轻的时候有很远大的志向,各科成绩也很优秀,直到参与了造人项目,没想到上级想批发克隆投入当成武器使用,甚至用于战争。

无法接受的菲利斯便潜藏在实验里打算偷偷毁掉试验品和所有机密文件。

 

日记里写着,菲利斯本人并不觉得这种技术是正确的,他认为这种技术不该被知道,不该发展,不然会在世界引起骚动,后果不堪设想。一个是人造人这个技术本身就有违人道,一个是因为想制造没有感情的人形机器几乎不可能,一旦感情出了问题,那后果也是无法预估的。于是他打算偷偷销毁,没想到小动作被上层发现,上层便打算杀人灭口。

那个时候菲利斯收养了安迷修有一段时间,一方面不舍得安迷修一个人继续,一方面又无法接受技术的存在。于是最后的日记写道,如果有一天他不见了,那就是被灭口了,希望安迷修原谅他所做的这一切。

 

“原谅我吧,小安。”

 

这一切都是为了不牵累于安迷修。

 

知道了真相,安迷修却没有如释重负的感觉,他心里的不安越来越重,窗外还在下雨,似乎要发生什么。

 

——

 

大黄不见了。

下班回家后的安迷修没有看见向他扑过来乱蹭的大黄,要是放在以前安迷修掏钥匙的时候大黄就能早早感应到然后蹲在门口了。

家里没有人,也没有大黄。

尽管不安,但是安迷修还在安慰自己估计是雷狮出门遛狗了。半小时后门被打开,雷狮一个人淋着雨站在门口,两手空空,他低着头,安迷修看不见雷狮的表情。

“大黄呢?”

“......我没找到他。”

安迷修抿着嘴站在那低头不说话,雷狮盯着安迷修,憋出了句抱歉。安迷修摇摇头。

“一起去找找吧,可能大黄就在附近。”他心中不好的预感越来越强,但是尽力去克制自己不要往坏的方面想。

雨越下越大了,安迷修没拿雨伞,淋着雨在附近找。王姨是个热心肠的,又看见了安迷修出来找,便询问发生了什么。

“不好意思王姨,您有没有看见大黄?”

“啊?没看见呢,不过我刚才看微信有人说隔壁街有条狗被撞死了,不知道现在还在不在,你去看看吧,就在前面的路口左转。”

安迷修心里咯噔一下,心里已经做好最坏的打算,可是仍然抱着一丝侥幸心理跑去。走到路口看见地上一滩血迹,估计还没被环卫清理,雨水冲刷都已经被冲散了许多,一个环卫工人正在一旁清扫,嘴里还嘟囔着什么,安迷修没听清。

 

他看见了一只狗的尸体,好多血,肠子露在外面,金色的毛发,骨头都隐约可见。

他看见狗口腔里伸出来的舌头,看见狗脖子上明显的红色项圈。安迷修记得自己也给大黄买过一样款式的,戴上去的时候大黄还很开心的亲昵蹭他手心。

 

“哟,撞那么严重,一点也不好清理,也不知道谁家的狗乱跑出来,可惜了哦。”他听见环卫嘟囔的声音。

安迷修感受到一股悲伤,他眨眨眼,雨水顺着他的刘海渗进眼睛,好酸好痛。心口好像堵住了,他张了张嘴,想大哭出声,可是却什么声音也发不出来。心口就像被一双冰冷的大手握住,安迷修如坠冰窖。

 

雷狮赶到的时候看见安迷修站在雨里,地上是已经停止呼吸说得上惨烈的一只狗的尸体,他好像和环卫工人说了什么,最后环卫摇着头走开了。

他走上前给安迷修打伞,安迷修低着头,雨水把他的身体都给打湿了,雷狮感受到安迷修的身体在微微地颤抖,不知道是悲伤还是冷。

大黄最后被埋在安迷修住的楼后的小花园里,埋了个小土堆,安迷修摘了一束小野花放在土堆上。

 

他没有说一个字。

 

两个人一路沉默地回了家,到家后安迷修衣服也没换,径直进了被窝把自己包进去,雷狮收拾好后也钻进了被窝,将安迷修剥出来紧紧抱着。

 

“雷狮。”

“我在。”

“大黄死了。”

“......嗯。”

 

雷狮不知道怎么去安慰安迷修,创造他的那些人没有教这种事,他张了张嘴,却发不出声音,只有无声地将安迷修抱得更紧。

没睡好的安迷修半梦半醒似乎看到了大黄,梦里的小狗对着他汪汪叫,然后一眨眼变成了一具惨烈的尸体。安迷修还看到雷狮也死在他面前,和大黄一样,全是血,肠子也露出来,骨头都看得见。

 

“雷狮。”

安迷修念,回抱住雷狮,脸埋进他胸口。

“我们逃吧。”

 


雷安/最无聊的故事(2)

人造人武器雷狮x研究员安迷修

一个有关“爱”的故事。

前篇见合集。


——

安迷修最后还是把小狗抱回了家,毕竟实在是于心不忍。

小狗很乖,不吵不闹,到家后也一直跟在安迷修屁股后面转,去蹭安迷修的裤腿,十分可爱。雷狮在打游戏,身为人造人的他各方面技术都是一流,几下便打败了boss,听见门口的响动看过去,却看到了安迷修后面还跟着一只狗。大概是雷狮长得太凶了点,小狗畏畏缩缩的躲在安迷修身后,雷狮看小狗这个样子便被气笑了伸手要去抓,却被安迷修一巴掌拦下了。

“你没事带只狗回来干嘛?”
“不觉得很可爱吗,实在不忍心啊,而且晚上要下暴雨,放着不管它估计会死的。”
“是吗,倒是挺有你的作风。不过你救得了一只,那其他遭遇同样状况的生物你也能挽救吗?况且它看起来很弱,早晚都是死,还不如痛快一点让他死掉。”雷狮环胸倚在门口看着安迷修蹲下身摸狗头,嗤笑了一声。

“雷狮......!为什么你要这么想,太无情了。”安迷修皱眉,雷狮的话让他觉得有些不适,不过后者似乎并不在意。
“是吗?谢谢夸奖,我确实没感情。身为武器的人造人你还想能有什么感情?”被指责的人耸肩。
“......我不想你这么说,再怎么样你也是人,不是之前和我说过吗,能拥有喜怒哀乐是一件很棒的事情,能有感情才是活生生的人,你不是想成为人吗?”

这次换雷狮沉默了。

小狗像是感觉到了两个人之间的不快,汪呜两声犹豫了一下还是凑过去蹭雷狮的裤腿,雷狮蹲下身看着小狗,皱着眉头一边嫌弃说脏死了一边伸手去揉了把狗头。

其实也没那么坏。

——

 

安迷修很开心,因为他感觉到了家的味道。本来因为雷狮的闯入就隐约有这种感觉了,但是小狗的出现更加强烈。

他给小狗取了个名字,叫大黄。虽然小狗看起来还很小,只有几个月大,但是能看出不是土狗,似乎是一只被遗弃的金毛或者拉布拉多。

雷狮和安迷修花了好大功夫才给小狗洗了澡,小狗虽然乖但是一碰水就想跑,几次趁安迷修不注意直接跳出水盆,一身湿漉漉的准备逃跑,最后又被雷狮拎着后颈提回去。

洗干净身上的污渍便看见小狗身上的黄色皮毛,安迷修说他是深思熟虑才想出这个名字的。
安迷修,你真的很不会取名字。雷狮对此评价道,可是一想到安迷修给他养的那几盆多肉取什么“凝晶”和“流焱”,似乎也就不去计较了。

 

——

一周后,雷狮用的药快吃完了,几次昏厥吐血都让安迷修心惊胆战,最后实在没有办法,只有去实验室给雷狮找药。偷偷摸摸干这些事情,安迷修显然经验不足,第一次就差点被抓到,不过好歹没有引起怀疑。

安迷修没发现自己对雷狮的感情已经变异发酵,他更多的是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不希望雷狮离开他,不过也有想过爱情的方面,但是他一直坚信自己是个直男,于是也就只是想把雷狮当很重要的家人,爱雷狮的念头转瞬即逝。

带回药后回到家,雷狮却不在家里。安迷修这才发现自己甚至连雷狮的联系方式都没有。

 

对他而言,雷狮到底是怎样的存在?

 

雷狮消失了。

刚开始安迷修以为雷狮只是出去逛逛,很快就会回来,毕竟不打招呼就出去闲逛是常有的事。可是第三天依然毫无音讯,安迷修坐不住了。

“大黄,雷狮不见了,你知道他去哪儿了吗?”

小狗长得很快,在家里熟起来之后就比较调皮,不过这次大黄也只是汪汪几声去蹭安迷修裤腿,似乎并不知道他的主人为什么难过,另一个主人又为什么离开。

安迷修喂了狗嘱咐了大黄几句,便出门找雷狮去了,虽然他不知道去哪里找,就连雷狮平时去的哪些地方他也不知道。他在街上漫无目的地走着,没有目标点。

他望着天,明明是五月的天了,天气燥热也经常有太阳,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今天确是阴天,天空灰蒙蒙的看起来像要下雨,他盯着灰色的天空觉得喘不过气。

倒春寒吗。安迷修想。

他觉得有些失落,因为自己似乎从未走近过雷狮。明明都一起住一起生活了那么长一段时间。这让安迷修觉得有些挫败。

 

“哟,小安啊,快要下雨了怎么还在外面闲逛啊,吃饭了吗,怎么愁眉苦脸的。”楼下面包店安迷修常去,店主是个很好的阿姨,偶尔安迷修来面包也会送他几款新的甜点或者蛋糕。

“啊,王姨......没事,我在找人,一会儿就回去。”

“是找和你住一块的那个帅哥吗,有几天没看见他了。”

“哈哈,对,您有看见他吗?”

“没有哦,我今天一直忙店里的事情。看你的样子他是你很重要的人吧?”

安迷修愣住了,他看了看王姨,又看了看天。

 

“嗯,是我很重要的人。”

 

王姨嘱咐安迷修早点回家,因为天气预报说最近有大雨,安迷修一边答应一边离开,远处却看见了一个熟悉的人影,似乎是雷狮。

一样的头巾,一样的衣服,是雷狮没错。安迷修跑上去挤开人群,拍了拍对方的肩膀,气喘吁吁。

“雷狮!你去哪儿了......”

想说的话一下子哽在喉咙里,面前的人回头,安迷修却呆住了。

眼前的雷狮看着他,那双紫色的眼睛里是陌生,是冷漠,好像不认识安迷修这个人一样。

不对,哪里不对。

“你是谁?”

“雷狮”开口,安迷修却后退几步,错不了啊,就连声音也一模一样,为什么眼前的雷狮给他一种奇怪的感觉。不对,不对,他认识的那个雷狮有眼罩,左眼是红色的,而眼前的这个雷狮两只眼睛都是正常的紫色。

“不好意思......我认错人了。”安迷修落荒而逃,陌生感和不安感交织让他无法冷静,雷狮之前和他提过,实验室那边已经有完成品被制造出来了,甚至上面的人还想批量进行生产,难道他刚才看到的是已经制造出来的完成品?

思绪混乱的安迷修路过小巷子的时候猝不及防被绊了一跤,一个踉跄差点倒在地上,绊住他的是一只脚,安迷修皱眉顺着那只脚看上去,却发现了什么。

一个黑发男人倒在地上,肩上还在流血,地上已经积起了一滩,男人看上去已经失去了意识,安迷修颤抖着伸手去拨开男人的刘海,熟悉的眼罩映入他眼帘。

 

是雷狮。

 

——

安迷修把重伤的雷狮带回了家,紧急为他做了应急处理处理了伤口,靠近心脏的部分有个洞,应该是开枪导致的。除此之外安迷修还在雷狮衣服里搜到了一把枪。

雷狮伤口恢复得很快,也可能是人造人的原因,第二天下午就醒了过来。安迷修正在做饭,听见房间响动连忙关火去看,看见雷狮试图从床上坐起来,却不小心拉扯了心脏部分的伤口,疼得他皱起了眉头,安迷修上前帮忙扶起雷狮。

“醒了?你这段时间去哪儿了,我找不到你。还受了那么重的伤,昨天发现才把你带回来的,不然你早就死了......我真的很担心你。”

安迷修有太多问题想问雷狮,但是看着雷狮的样子却又把问题吞了下去,只是坐在床边看着他。

“......安迷修。”

“我在。”

“你爱我吗?”

......?

安迷修没想到雷狮重伤苏醒后第一个问题是这个,完全是他的意料之外,可是雷狮看上去也不是开玩笑的样子,安迷修眨眨眼。

他爱雷狮吗?安迷修没说话,只是坐在那里。

“我当然爱你了,你是我很重要的家人。”

“是吗?”

“当然。”

床上的雷狮低着头思考片刻,又抬头盯着安迷修,试图从安迷修脸上找出什么其他的表情。

“可是我不想要这种爱。爱是什么,你们人类好奇怪,爱情明明是会让人痛苦的东西,不止爱情,拥有感情会很痛苦的,为什么还会去产生爱和恨。我不理解现在的我是什么样了,会不甘心,会挣扎,也会开心,会痛苦。被创造出来的我是不应该有这些感情的。”

“......雷狮,我不明白你为什么会有这种疑问,但是你应该感到高兴。”雷狮此时此刻就像个小孩子,安迷修叹了口气,握住了对方还很冰凉的手,

“人类才会不甘心,人类才会挣扎,人类才会开心和痛苦。雷狮,你早就是人类了。正因为拥有这些感情,所以我们才会更完整。你不是残次品,你和那些批发制造的人形武器不一样,你是个真正的人类。”

“我就知道你和他们不一样。”

雷狮低笑了一声,他伸手去摸安迷修的脸,拇指指腹擦过他干燥的嘴唇。

“上面那些人打算销毁我了,他们担心我会不受他们的控制。我离开这几天也打听到了,之所以让你这么容易进入实验室,也是因为你师父留下的技术笔记。”

“师父......?他们怎么知道,不过我一直不知道我师父在研究什么......难道他也接触过人造人技术?”

“算是吧,我也是得到他们的命令为了拿到笔记才来接触你的,但是我发现事情好像已经不受控制了。安迷修,我本来是别有用心接触你的,即使知道了真相你也要继续爱我吗。”

原来一切都是被安排好的,就连雷狮的出现也是别有用心。安迷修一下子有些恍惚,他不知道说什么了,雷狮静静地坐在那里看着他,安迷修从他的眼里读出了不管你做什么决定我都支持你的意思。

 

“......可以让我稍微冷静一下吗,抱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