恭喜生活喜提我狗命

退学博主。
谢谢关注虽然我死了。

 雷安周边套组《以枪Mafia》更改通知

宣图及链接:以枪 


明晚八点开售,预售全套set前5可以领一块亚克力镭射票(即镭射票柄图和尺寸的亚克力块)


以上,占tag致歉

【凹凸世界/雷安】【周边套组】以枪Mafia

画手:云澈@云澈澈子 浮木@Eidba 弋川啫祈@弋川ジェル祈 

主催:绵绵冰

宣图:三只喵工作室

预售时间:6.25晚8:00——7.15


具体信息都在宣图,通道即保存p2或者走下链接。p3群不定时更新周边进度,外加一点隐藏无料。

红心+推荐里抽一人送全套set,7.5开奖。

链接:以枪Mafia 

以上,感谢支持🥰

【雷安周边谷宣2.0】(更新链接)

画手:海盐@焗呀焗呀盐 森川@【森川星野】离线中 

代理:绵绵冰

宣图:三只喵

午后时光套组:午后时光 

海盐森林套组:海盐森林 

链接不可用可以直接保存p3p4

【周边谷宣】午后时光/海盐味森林

画手:海盐@焗呀焗呀盐 、森川星野@【森川星野】离线中 

代理:绵绵冰

宣图@三只喵工作室 


一共两个系列,可拆可成set买。具体信息都在宣图,征集群p3或者查看宣图搜索群号。


从红心+推荐里抽一个倒霉蛋送海盐味森林全套。

以上,若有变更可以加群查看

(●'◡'●)

无名碑


Attention:安迷修死亡前提、大赛bug


——

即使此行有去无回,

也希望我的墓上,

永远开满鲜花。

——

雷狮现在很想骂人,但是他不知道骂谁比较合适。

终端上显示断开了和海盗团的连接,也找不到裁判球好好审问,雷狮盯着屏幕上正在炸烟花特效的那行字,难得的有了想把大赛主办方摁在地上摩擦的冲动。

“大赛出现紧急bug,请参赛者们不要慌张,主机正在尽力修复…”

好吧,既然是紧急bug为什么要用这个特效。雷狮冷笑一声,看来多半是故意的。

远处传来魔兽的嘶吼声,紧接着森林深处有什么东西破开而来,一只泛着黑气明显被黑暗力量感染的魔兽冲到雷狮跟前。

雷狮握着雷神之锤一跃而上到魔兽身上,他紧抓着,然后靠着蛮力就这么一下子折断了魔兽的角。

似乎热血动作片里的主角在穷途末路时都会爆发一下,眼前的魔兽也不例外。雷狮能感觉到身下的东西攻击力瞬间暴涨,紧接着身上开始疯狂滋生不详的黑气。

一个不稳雷狮被甩了出去,脊柱撞上树干,他似乎听到了自己骨头断裂的响声。

太轻敌了。雷狮骂了一句,然后吐了口血沫,说实话,在来到这个莫名的地方前他就刚刚经历过一场大战,元力已经所剩无几,此时此刻面对眼前爆发起来的魔兽也不一定有百分百胜算,更何况他连这是哪里也不知道,更不确定周围会不会有其他偷袭者。

好吧,看来是要栽在这里了。他有些不甘心,只捂着胸口在心里数着骨头大概断了几根。数着数着无端想起了那个人。

相似的经历,不过那位最后的骑士最后是为了救他这个恶党而死。雷狮欠安迷修一条命,虽然安迷修已经死了,但是莫名其妙就这么交代了出去还真是不爽。

魔兽步步紧逼,雷狮没有后退,正打算放手一搏时,却看见眼前的魔兽惨叫一声。

血花飞溅出来,两把泛着光又十分眼熟的剑深深插进魔兽的身体,剑的主人出现在雷狮跟前,雷狮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被拉着带走。

只能看见来救他的人的后脑勺,棕色的软发随意修剪了一下,后颈处扎了一个小辫子。雷狮回头看见魔兽咆哮着,身上的两把剑不知道什么时候不见了,被偷袭的它恼羞成怒,四处张望寻找刚才的目标。

陌生的男生把雷狮拉到一个石块后边,雷狮这才有空端详对方,在看见对方抬起来的脸时却愣在了原地。

“安迷修?”

棕发绿眼的人,不,应该说是安迷修疑惑地眨眨眼,他拍了拍身上的灰,然后站好抬头开口。

“你知道我的名字?……不好意思,请问你是?”

眼前的安迷修就是大赛里的安迷修的缩小版,比雷狮矮了不知道几个头,看起来只有十五六岁的样子,还没长开的五官却能隐约看出雷狮所认识的那个骑士的影子。

“……我是雷狮。”雷狮开口,安迷修歪头,一脸并没有听过的表情。魔兽咆哮声越来越近,棕头发的小孩瞬间警觉起来,他勾勾手指,刚才消失的双剑又出现在了他的手上,一蓝一黄泛着清光亮在黑夜里,极其惹眼。


“还能动吗?先解决掉那只再说吧。”

“不用你来教。”

安迷修的双剑横在胸前,大地逐渐战栗起来,暴风屏障由黄蓝两色交织而成,霎时风暴炸裂,以两个人为中心扩散开来,周围瞬间一片狼藉,风暴带起的烟模糊了两个人之间,魔兽遭受重创,大吼着十分愤怒。

两人趁此机会直冲而上,雷狮握锤配合上了安迷修的黄蓝双剑,武器击打在魔兽身体上激情零点火星。

雷狮被震得虎口发麻,刚才受的伤在现在一下子都反馈上来,疼痛撕扯着他的神经,他感觉五脏六腑都被挤成一块。不远处雷电席卷而来,凌厉的电光夹杂着火星直冲目标,安迷修瞳孔微缩咬着牙飞跃在魔兽身上,双剑随着动作狠狠插进了它的核心。


——

解决掉暴走的魔兽后雷狮才勉强理清了现在的处境,眼前的安迷修不是真的安迷修,但是也算是真的安迷修。他只是因为大赛bug不小心穿越到了安迷修幼年时期,听眼前安迷修的描述,这个时候他刚继承骑士诅咒不久。

“嗯...也就是说你来自未来的凹凸大赛?”

“算是吧,你可以这么理解。”

雷狮随手往面前的火堆丢了根树柴,火焰簇拥着跳动几下烧得更旺,火光给安迷修的脸镀上一层光边,半张脸又隐藏在黑暗里看不清楚。

安迷修似乎还想说什么,可是下一秒他就这么倒在地上,雷狮反应过来上前想把安迷修扶起来,凑到跟前却听到了对方的喘息。

他看见安迷修的手臂上开始蔓延纹路,开始滋生黑气,那些纹路顺着手臂攀附而上,在黑夜里淡淡发光。


他当然知道这是什么。这是名叫安迷修的蠢材去继承的骑士诅咒。雷狮看见安迷修的脸一半都附上了纹路,半睁着的眼睛一眼是猩红的颜色,看起来无法聚焦。他的手握上安迷修被诅咒攀上的手臂,炽热的温度似乎快要把雷狮的手心烫伤。安迷修低着头咬牙,理智正在不断的被诅咒侵蚀。

彼时的安迷修才刚继承诅咒不久,并不知道如何去压制。他觉得自己快要痛苦死了,额头上全是细密的冷汗。雷狮把安迷修摁在地上,为了防止对方自毁或者攻击他,毕竟这个时候的安迷修没什么理智。


“痛苦...是骑士的使命......”

安迷修低语,他的嘴唇被咬得出血,即便如此痛苦也依然挺直了背半跪在地上,“无法逃避、也...不能逃避...”

雷狮阴沉着一张脸盯着安迷修,他看着对方这幅样子实在火大,愤怒之余却有一丝痛楚,他看着对方这么痛苦的样子,想着这么多个日夜这个骑士是如何熬过来的。

“...果然是个不折不扣的蠢材。”雷狮冷哼一声,不自觉地抓紧了安迷修的手臂。


然后他吻上了那一块诅咒的烙印。


安迷修低着头似乎感受不到雷狮的动作,或者说痛苦的感觉已经让他无法去顾及雷狮。雷狮的嘴唇轻轻吻上安迷修手臂上的疤痕,然后又启齿叼住那块肉厮磨。


骑士的骨血都沉淀在这一片烙印里。


——

等安迷修清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午夜,他的衣服都被冷汗打湿,雷狮就这么坐在一边,好像刚才什么都没有发生过。经历了一场意外的他还是头一次在陌生人面前展露这种情况,便有些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正想开口打破沉默,却被雷狮打断。

“你对谁都是这样?”

“...嗯?什么?”

“看见人就会去救,不管对方是不是个好人?要是刚才打魔兽的时候你诅咒发作,那岂不是我们两个都要死。”

安迷修眨了眨好看的绿眼睛,被问住了,他又低着头想了想,“当他们成为需要帮助的对象时,不管是否牺牲自己,是否不是个好人,我都不会袖手旁观。”

雷狮几乎快被这个木头的思维气笑了,想了想又觉得好玩像是故意逗他。

“那你对我的印象如何?先说好,我可不是什么好人。”

突兀的问题让安迷修愣了愣,随后不假思索地回答。


“我很喜欢你。”


安迷修笑了起来,“虽然认识的时间并不长,但是我对你很有好感,刚才你不也没有恩将仇报把我杀死吗?说明你也不是那么坏。”


少年的笑容让雷狮陷入了短暂地沉默,他隐隐约约有预感,快要到时间了。

于是雷狮半蹲下去抱住了安迷修。


“安迷修,你最好是给我好好活下去。”

雷狮自己都没发现自己的声音甚至有一丝颤抖,他紧紧抱住了安迷修,好像一松手对方就会离他而去。

事实上安迷修确实已经死了,眼前的对方对于雷狮来说只是一场梦境。不知道小时候从哪听来的,命运这种东西是一出生就定好了的。在很多个日夜后,安迷修还是会遇见雷狮,最后还是会为了雷狮而死。他们短暂地相爱过,最后不得不被死亡分开。

这就是他们的命运。

被才认识不到一天的陌生男人拥抱,安迷修觉得有些受宠若惊,他小心翼翼的回抱住雷狮。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面前这个男人经历过很悲伤的事情,不然他也无法解释为什么此刻的雷狮看上去那么的难过。


“放心吧,我会带着骑士的意志好好走下去的。”

“即使死后只有无名之墓也无妨。”


——

梦醒了。

雷狮再一睁眼,怀里的安迷修已经消失不见,周围的情景也变化了,好像刚才只是一场梦,可是怀里的温度确确实实告诉雷狮并不是。

他的跟前立着一块小墓碑。雷狮蹲下去,被硬质手套包裹着的手指指腹轻轻蹭过上面镌刻着的圣殿骑士的标志。

一块没有写名字的墓碑。但是雷狮知道这是谁的。


“安迷修啊。”

雷狮说。

雷安Я/绿宝石

,有一点参考电影《他是龙》

龙雷x人安,双性强制。全文1w+,食用愉快

@劫炎。主页 跳两次

想要评论。。

这张就这样了,不画了,开摆

雷安Я/猫猫狗狗

如题,猫狗文学,年上师生养父子,简而言之就是联通啦,双向暗恋,很短,2k

@劫炎。 主页id跳8

那么笔交给@🍘森川星野🍘被制裁了 @焗呀焗呀盐 

雷安/

一些很短的文。三段。

1皇骑2审讯强制3隐藏ds

都是第一人称不过视角不一样。

@劫炎。 再跳睡觉博主的7

雷安/最无聊的故事(完结)

一个有关“爱”的故事。


人造人武器雷狮x研究员安迷修

前篇见合集。


4

——

我们逃吧。安迷修说。

逃,逃去哪?他们真的逃得掉吗?可是已经没有时间了。

雷狮只能沉默,迟疑了一下,手环上安迷修的腰再顺顺背拍拍。安迷修太累了,他并没有计较雷狮难得的回避问题,大概是太多悲伤让他喘不过气,安迷修很快又睡了过去。雷狮盯着安迷修近在咫尺的脸,凑上去唇瓣相贴,轻轻蹭了蹭又退开。

只是轻轻吻了一下,蜻蜓点水一般。可是却是他们第一次如此近距离。

夜深了,安迷修睡得很沉,大概是在雷狮的怀里,雷狮耳畔是安迷修均匀的呼吸声。

浑浑噩噩地睡了一天,再次醒来已经是第二天傍晚,安迷修睁开眼睛,雷狮还抱着他没动,像是感应到安迷修醒了一样,闭目养神的雷狮也睁眼盯着安迷修,两个人沉默半晌最后还是雷狮打破了沉默。

“醒了?去换个衣服吧,待会儿带你去个地方。”

安迷修本不想去,因为没有心情出门。但是雷狮头一次那么倔地拉着他往外走,他在心里叹了口气,还是由着雷狮拉着他,不自觉地握紧了雷狮的手。

雷狮的手还是很冰,大概因为人造人的缘故,他的体温一直都很低,安迷修恍惚间想起第一次雷狮吐血倒在地上的场景,那个时候他也握住了雷狮的手,雷狮的手也是一片冰凉。

不知道雷狮要带他去哪,安迷修被拉到了偏僻的海边。A市临海,安迷修经常和雷狮一起带着大黄到这边来玩,大黄虽然不喜欢洗澡,但是很喜欢海边,每次都会蹭一身沙再湿漉漉地跟着两人回家。

勾起了难过的回忆,安迷修怔愣,他又再次想起了大黄,一时间眼睛有些酸涩。他望着海,海平面很平静,海浪一层层冲到沙滩,再消失,太阳已经完全落了下去,只剩一点余光点亮了海的边界线。

“雷狮...这段时间发生了好多事,我不知道怎么和你说。我的心好乱。”

“不知道怎么说就不用说,不用在意,会过去的。”

“这话从你嘴里说出来还是好奇怪......不过还是谢谢了。”

雷狮没看安迷修,只是背对着他眺望远方。他很喜欢来这里,不只是因为这里承载了他和安迷修还有大黄的回忆,还因为每次来到海边,雷狮都会平静下来。

“安迷修。”

“嗯?”

“我希望你可以尽快走出来。你不是也教过我,说生老病死很正常吗。我总有一天也会离开你的,所以到时候可别哭的太难看。”

“为什么突然说这个?就像离别一样。......我不会哭的,从小到大印象里就没哭过,这点你可以放心。”

“是吗,好啊,那就说好了,不然你哭了我可是会嘲笑你的。”

两个人站在海边,海浪推上来又潜下去,打湿了鞋底。但是他们都默契地没有提自己的心事。

 

——

雷狮晕倒流血的次数越来越多了,实验室那边似乎察觉到了安迷修的小动作,加上已经研究出完成品,于是索性断了药的补给。安迷修一筹莫展,但是也只有靠着家里的药勉强支撑给雷狮续命。

安迷修本不想让雷狮知道的,因为家里还有点库存,但是他心知这种事瞒不过雷狮,也只有走一步看一步。

下班回家后安迷修去楼下的面包店买了新鲜出炉的面包,用一纸袋装好带回了家,他想和雷狮好好谈谈今后,可是到了家却没看见雷狮。玄关处贴了一张小纸条,安迷修认得那是雷狮的字迹。

 

“我想时间不多了,安迷修。不用担心我,也不要来找我,”

面包掉在了地上,安迷修似乎意识到了什么,他给雷狮打电话,电话那头却无人接听。

 

——

你也要离开我了吗,雷狮。

 

雷狮吐了口血沫,掏枪瞄准冲上来的实验体,枪声响起,血花爆了出来,飞溅在墙壁上,看着好刺眼。

不得不说杀这种和自己长一模一样的脸的人还真是奇怪,不过他们不能算人。雷狮想。那些实验体和他的攻击方式都是相同的,处理起来十分麻烦。本来应该打个平手,大概是最后一次赌博了,雷狮的爆发让他一连解决了好几个。

他也很意外实验室已经开始批发克隆了,也知道那些完成品受了重伤也不会死,很快就能站起来重新战斗,他必须抓紧时间。

雷狮的状况好不到哪里去,一只眼睛已经睁不开了,身上全是血污,不知道是他自己的还是那些实验体的,肩部中了一枪,腹部被刀豁开了一个大口子,还在源源不断地出血。

但是他不可以在这里倒下,起码要帮安迷修最后一次。

安迷修说和他一起逃,可是他们能逃到哪里去?失去了药他必死无疑,雷狮也知道实验室已经中断了药的补给,他的时间已经不多了。雷狮是抱着同归于尽的想法去放手一干,反正横竖都是死,不如帮安迷修一把,炸毁实验室和实验体将这份技术带进地里,从此再也没有人知道并试图触碰。

实验体除非命中要害或者肉体被毁,否则是不死的。雷狮重创了部分实验体,但是也只能争取一点时间,他必须加快脚步前往核心。

 

我也要离开你了,安迷修。

 

安迷修一路狂奔向实验室的位置,一边跑一边给雷狮不停地打电话。他的四肢已经跑到酸软,可是却没有停止脚步。

绝对不能倒下去,起码......要让他知道自己的心意啊,安迷修。

“雷狮?你是不是在实验室,先别动,我来找你。”

电话接通了,雷狮已经清理了一路上阻拦他的人和实验体。他拖着伤痕累累的身体移到电脑前,开始准备删除文件。

“来不及了,我待会儿就会引爆这里,你最好别来,不是说了别来找我吗。”

“为什么要做这种事......明明已经很不容易走到这一步了。”

电话里传来枪响,和雷狮骂人的声音。

“时间不多了,安迷修。我想你也知道,我们也只有这一条路可以走,你帮了我那么多,现在换我帮你一把了吧。”

“不要,雷狮......快停下。”

“最后谢谢你吧,你教会了我很多,我能拥有感情变得完整也是因为你,和你在一起我很开心,也只有你真正的把我当个人看。我不后悔做的这一切。”

“别说了,雷狮,你别动,我快到了,再等等我。”

电话那头的雷狮叹了口气。

我很喜欢你,是指爱情的那种喜欢。相信你以后能幸福下去的,你也答应我你不会哭,所以忘掉我吧,安迷修。”

安迷修快到实验室了,远远地看见了一点,他听见身后传来了警笛声。

“雷狮?等等,雷狮,喂?”

嘟,嘟。电话被挂了。

远处一阵爆炸声响,安迷修已经靠近了实验室。实验室在瞬间被炸毁,烟气呛得他直咳嗽,等反应过来的时候安迷修面前已经是一片废墟。

 

所有的技术,所有的爱与恨,所有的一切都在瞬间化为灰烬消散。

安迷修跪了下去,他死死地将手机捂在胸口,泪水一颗颗滴在地上。

 

安迷修终于嚎啕大哭。

他还没来得及说出口的那句“我也爱你”也沉淀在废墟下,再也没有人知道。

 

——

尾声

人造人的实验项目终于被新闻曝光,该得到制裁的都得到了制裁,这项技术最终被抹除,一切资料都被销毁。人们都只记得几年前那场爆炸,这个项目也被列为禁忌,无人敢去深问。

2029年,编号0410实验体雷狮最后引爆实验室,带着所有资料和其他实验体一起被压在地下。

没有人记得他,除了安迷修。

这一年,安迷修失去了很多。

 

——

安迷修还在原来的屋子里住着,这个房子有太多他和雷狮一起生活过的痕迹,他发现自己有太多遗憾,到最后和雷狮连一张像样的合影也没有,就像他那句没来得及说出口的我也爱你。

 

安迷修去了菲利斯的墓,去的时候买了一束花放在墓前,天下着小雨。

“师父,去年发生了太多事情......我没和您说吧,我遇到了一个很好的人,虽然他和大黄一样离开我了,虽然我到最后也没能让他知道我的心意。”

“刚开始还是会埋怨他,恨他的一意孤行,但是现在想来也没有什么必要去恨了,这也许是我们最好的结局了。”

“人造人技术不会再出现了,您的遗愿也实现了。”

“他说我会幸福下去的,我也希望如此吧。”安迷修笑了笑,“改天再来看您,我待会儿还要去大黄那里。”

——

 

属于雷狮和安迷修的夏天结束了。

 


——END


这篇算是写完了,只有1w3,有出本打算,可能就是个骑马钉小料,不会太贵,也就10r上下。需求的可以走评论群,第一次尝试纯清水的剧情向,还是连载,希望大家多多包涵TT因为真的写的不怎么样。要是喜欢可以留个评论和我交流一下剧情,我会很开心的。